星漢燦爛番外,霍將軍為贏得少商注意,練兵耍花招

wang 2022/09/19 檢舉 我要評論

少商再度醒來,午時已過。

晌午的陽光,格外的刺眼,少商被迫睜開了眼睛,她感覺自己渾身就和散了架似的,難受至極。

床榻之側,已無霍不疑的身影。

少商卻絲毫不覺得意外,他那樣精力旺盛的人,哪怕幾天幾夜不睡,依舊是叱咤風云的人物,豈會像她一般貪睡賴床呢。

她懶洋洋地躺在床上,舒展了一下筋骨,享受著陽光的溫暖。 不得不說,沒有霍不疑的桎梏,少商覺得舒服極了。

昨夜一直被他抱在懷中,真真有些不自在,若不是實在太累,她根本睡不著。

當然,這話她自然是不敢同霍不疑說,想著就算同他說了,他也會想方設法地讓自己習慣。

想到這個磨人的霍不疑,少商突然間笑了一下,想自己一向最喜歡自由自在,可偏偏栽到了霍不疑的手中。 他那人,她太了解他了,口口聲聲說給自己自由,可不經意間依舊是會想要改變自己。

她最看不上這樣的人,可卻又偏偏和這樣的人糾纏在一起,莫非,這便是所謂的孽緣嗎?

「咕咕......」

少商的肚子餓得咕咕叫了起來,她一向最怕餓了,可,卻依舊不想起床。 此時的她,感覺自己的腿根本抬不起來,也是,任誰一整夜腿被那般架著,此時也該抬不起來了吧。

少商暗暗嘀咕著:「可惡,在這件事情上面,明顯男人更輕松些。」

到底是年輕小女娘,不懂得個中辛酸。 若是霍不疑知道在少商心目中,他是不出力且占便宜那方,定會覺得十分委屈,明明出力最多的便是他。

「咕咕......」

少商的肚子又叫了兩聲,她皺著眉,艱難地坐了起來,相比較于困,她更害怕挨餓。 許是小的時候經常挨餓,被餓怕了吧。

算了,起來吧,若是一直躺著睡,晚上又睡不著了。

少商披著外衣,艱難地下床,誰料,在床邊發現了一個疊得規規整整的手帕。 少商好奇地拿起手帕,打開,只見一張饃靜靜地躺在手帕中。

少商笑了笑,揪了一口饃放在口中,甜甜地吃了起來。 不知道為何,吃了那麼多美味的食物,她依舊覺得這饃最好吃。

饃,對少商而言,不僅僅是能夠充饑的食物,更是能夠帶來安全感的依靠。 她饑餓時,喜歡吃一口饃充饑; 她緊張時,喜歡吃一口饃讓自己冷靜下來; 她無所事事時,喜歡吃一口饃,讓生活變得有滋有味起來。

少商坐在床榻上,蹺著兩只小腳,喜滋滋地吃著饃,她就是知道,霍不疑是懂她的。

「乒乓……」

外面傳來練兵的聲音,少商疑惑,怎麼這個時辰練兵呢?

她蹦蹦跶跶地來到窗外,透過縫隙往外看,卻什麼都看不見。

這個院子,是軍營內的一片空地,在少商的設計下,修建而成。雖院子面積不大,但卻置身于整個軍營之中,顯得格外莊嚴肅清。

少商看不見外面的情形,便穿戴好衣服,決定去軍營內瞧一瞧。

她小心翼翼地出了院子大門,放眼望去,只見霍不疑光著上身,站在眾將領面前,正帶領著大家操練。

遠遠望去,霍不疑的背后,還有她昨夜抓傷的痕跡。

少商小臉瞬間爆紅,這……被大家看去,會不會誤會呢?

她只覺得尷尬極了,暗暗責備,這霍不疑是暴露狂不成嗎?練兵就練兵,為何要光著上身呢?

嬌羞的少商,逃也似的離開,不想被眾人發現她的身影。

然,卻終究是遲了一步。

阿飛的聲音的響起:「少女君醒了。」

眾人齊刷刷地望向少商。

少商尷尬地招手打招呼,笑呵呵地說著:「你們練兵挺早的呀。」

阿飛回道:「少女君,不早了,我們平日里面寅時便開始練兵了,只是少主公怕打擾您休息,這才將練兵時間改到午時。」

阿起見少商的小臉更紅了,碰了碰自家兄弟的胳膊,示意他閉嘴。

現場眾人的偷笑聲,讓少商恨不得找一個地洞鉆進去。這霍不疑哪哪都好,就是凡事喜歡高調,這著實讓人尷尬。

她這個不好意思呀,霍不疑這個吩咐,無疑在是提醒大家,他們昨夜顛鸞倒鳳的事情。

無地自容的少商,和一本正經的霍不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看著他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少商不禁感到佩服。他是如何做到的呢?無論眾人如何尷尬、不知所措,他依舊能夠面不改色,一本正經。

霍不疑隨手抓起了自己的戰袍里衣,轉了一圈,穿好衣服,順便還不忘耍了一個帥。眾人見狀,越發偷笑起來。暗道:「霍將軍這為了取得新婦的崇拜,竟像個花孔雀一般,開屏獻計了嗎?」

霍不疑鎮定地來到少商身邊,問道:「怎麼醒來了,不多睡一會兒。」

少商尷尬地笑著:「不睡了,不睡了。」

「可還累?」

「不累了,不累了。」

霍不疑一本正經地問著,少商嚇得連忙回答,生怕他再次語出驚人。

「那就好。我帶你在軍營內走一圈吧。」霍不疑牽起了少商的手,不容拒絕地說著。

「好。」

少商微微和眾人擺手告別,一臉尷尬的模樣。

待這對新婚夫婦走過,眾人方才敢大笑出聲,不禁調侃著:「你們說,霍將軍以后會不會是妻管嚴?」

「那還用猜嗎?那是一定的。你看誰家新婦敢起這麼晚?」

「是呀,是呀,我看呀,霍將軍光著膀子練兵,根本不是因為熱,而是想要像少女君展示自己的好身材。」

「只可惜呀,少女君紅著小臉,不敢看。」

阿起見眾人說得越來越不靠譜,斥責道:「不想受罰,便閉嘴。」

眾人立刻閉嘴,卻不忘再次笑了一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