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榮耀》這些台詞透析了富人生活的冰山一角,又直接又殘忍!

常冬冬 2023/01/13 檢舉 我要評論

這些天又把黑暗榮耀刷了兩遍,發現這劇真的很棒,越看越有味道,感覺就像是手工做的牛軋糖一樣,越嚼越香,很容易上頭。

而且金姐(金恩淑)的編劇功力真的是越來越牛了,之前導演在采訪的時候說,這部劇的劇本就像是一部結構嚴謹的文學作品,當時還有些納悶,覺得導演略有夸張了,結果看過之后真的被【啪☆啪】打臉,這部劇的台詞感覺已經到達了一種境界。

它們又直接又殘忍,像是一柄利刃硬生生在窮人與富人之間割開一層階級的隔閡。今天咱們就來深度盤點一下劇中這些看似含蓄優雅,但又觸目驚心得台詞們。

01 金姐的轉型之作說起來,《黑暗榮耀》屬于金恩淑的轉型之作,她說自己聽到女兒隨口說的校園暴力事件,于是決定了要寫這個故事。從官宣到定演員,無聊的網絡水軍們一直在嘲笑金姐,說她的編劇能力不行,只會寫無聊的瑪麗蘇,只會風花雪月。

可妳要知道咱金姐的愛情劇已經寫到獨孤求敗了,在她筆下的劇基本上就沒有爛劇,而且爆款非常多,隨隨便便拎出一部都是別人無法超越的大熱門。況且金姐不但只有愛情,她也有像陽光先生這樣歷史質感爆棚的年代劇。

金姐也不偷懶,基本上保持一年一部熱劇的節奏,如此高產,質量又如此之高,妳們這些水軍是怎麼昧著良心說出她差的話的,良心真的不會痛嗎?

事實也證明,金姐還是妳金姐,復仇劇寫起來也是溜溜的,《黑暗榮耀》一經上線,就霸占奈飛亞洲各國榜單首位,爆款認證妥妥的!而這次劇中的台詞,更是像詩一樣,看著平淡,卻都充滿了驚心動魄的森冷美感。

細細品味,意味深長!

02 關于女主文東恩

劇中,女主文東恩是一名真正活在底層的窮人,她住著月租房,沒有父母關心,想憑著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學,然后選擇喜歡的建筑專業,當一名設計師,度過自己的余生,可惜就連這樣卑微的愿望都沒有實現,被校園暴力后,她靠著仇恨活著,復仇成了文東恩唯一活著的信念。

為了能給自己提神,文東恩愛上了咖啡。但對于沒有喝過咖啡的她,這是陌生又熟悉的東西,所以第一次買咖啡,她只知道要冷咖啡,并且要最濃烈的。于是服務員說冰美式咖啡加一份濃縮可以嗎?

文東恩乖巧的點頭,然后就去旁邊等著了,而背后正好有男主經過,他也來買咖啡,用的卻是點卡,就如之前的陳導俊一樣。雖然是一個不經意的擦肩,卻很清晰的劃分了窮人與富人的區別。

男二與女主在便利店里的相遇更有趣,雖然對女主有意,但對她遞來的飯團男二還是克制的,并沒有入口,他的原話說碳水太高了。可能刻板印象中的有錢人,都是肥頭大耳,大肚翩翩,但實際上,他這個年紀的有錢人,會加強鍛煉,會嚴格的控制飲食,為的就是能保持身材,不至于變成肥頭大耳的模樣。

所以他能成功,不但有家世、外貌、財富的加成,還有嚴苛的自律。這麼一想,文東恩的「成功」也有這一部分的原因,對自己近乎變態的嚴苛,為了能復仇,為了能追上那些自幼就生活在云層頂端的人。

還記得女二第一次在辦公室里與文東恩的正面對峙時說的話,她很輕蔑的嘲諷著,以為文東恩會遇上某個窮光蛋,然后生下一堆窮光蛋過活。

女二的話確實不好聽,但反過來想一想,或許窮才是一切的原罪吧,因為施暴團里的人,意識到窮人家的孩子可能永遠都翻不了身,所以才會如此肆無忌憚的施暴吧,窮就無人施救!

03 關于男主周汝正

如果說對于富人優越感的展現,男主周汝正才是那個最自然的王者。在女主學成圍棋準備離開的時候,他極盡挽留,結果女主說他是含著金湯勺出生的,從出生的那一刻就聽到了您已到達終點的提示音,這樣的他,根本容不了她的世界。

周汝正與文東恩有一段交心的對話,他說,自己的父母很古怪,因為嫌挑選禮物麻煩,所以他們總會在自己1月16日生日那天,翻看《智族》雜志中的1月刊16頁,頁面有什麼就給自己買什麼,有時候是書,有時候是咖啡機,有一次他還收到一輛跑車。

如此得到禮物的方法已經很幸福了吧,可周汝正卻很厭煩這種感覺,因為他永遠得不到的17頁上面的東西,這在文東恩眼中奢侈的優越感,在他這兒卻極度厭煩。不得不說富人的世界,妳不懂。

當周汝正看到父親死在自己面前的時候,他的世界崩塌了,那個殺手就像是夢魘一樣,如影隨形。他感覺自己是那個全世界最不幸的人,而不幸是會吸引同類的,于是文東恩就像是他的解藥,文東恩說的沒錯,如果以貧富差距來看,周汝正確實無法融入她的世界,可如果論不幸與創傷,他倆就是同一國的。

而金姐寫的愛情戲永遠不會讓妳失望,當確認他倆是同一國的人之后,男主就一直在追隨文東恩,像一條「忠犬」,這里沒有貶義。周汝正想用自己的愛來化解文東恩的仇恨,可當他看過文東恩身上的傷疤后,他哭著給她披上衣服,說出了那幾句:

我做,我來當劊子手,我來跳劍舞,說吧,妳要我先做什麼,妳要我怎麼做,那幾個當中,要先殺哪一個?

這個殺字真的很殺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04 關于女二樸妍珍

劇中展示貧富差距的台詞,大多都是從女二樸妍珍嘴里說出來的。她就像是來人間玩耍的,啥也不缺,啥也不想,印象最深刻的一句台詞是,文東恩問她妳有夢想嗎?樸妍珍說,我不需要夢想,等妳們實現夢想了,花錢使喚妳們就好了!

她也確實是身體力行,說到做到。

樸妍珍說自己要在年輕的時候好好玩,在最漂亮的時候嫁給一個優秀的男人。于是她在年輕的時候和全在俊一起鬼混,玩夠了就嫁給了各方面都很優秀的河度領,生下了一個女兒。

而她女兒一出生,她媽就給孩子買了一件Gucci穿,保姆在一旁碎碎念說,這麼小的孩子穿什麼名牌,她媽諷刺道,就是這種想法讓妳一直過著保姆的生活。雖然有點不尊重的味道,但這就是現實。

工作上,利用自己的家世與美貌,樸妍珍進入了氣象台做主播,她也發揮了自己使喚人的技能,讓老公投資氣象台的廣告,使其不敢輕易辭退她;讓高材生給她寫稿,給點小錢,就讓小編輯高興到飛起;與脾氣相沖的同事干架,還威脅對方要讓氣象台與她解約。

生活上,她從小就教育女兒,貴的珠寶、手表、包包、汽車都很重,而貴的外套、裙子、鞋子,都很輕,別人問妳喜歡什麼也要說喜歡三星,現代這樣的大公司。面對一直模仿自己的崔惠廷,她只有嘲諷和鄙視。

因為在樸妍珍眼里,不夠富有的人,即使偶爾買一兩件超出自己消費能力的奢侈品,也絕對無法像真正的富人那樣,擁有真正體現階層次的房子、珠寶和車子。這就是樸妍珍嘲諷的原因,因為崔惠廷不釣到金龜婿,憑她的工資,幾輩子也無法超過自己。

05 底層人又謙虛又卑微

謙虛本是一種很好的品德,但在這個劇中,它卻成了卑微的表現。最明顯的兩個底層人,分別是阿媽以及工廠里認識的朋友成熙。阿媽是真正活在底層的人,給財閥打工,本本分分,結果被一無所成的丈夫家暴到無處申訴。

所以文東恩成了她擺脫家暴的希望,她緊緊的攥著文東恩,卑微又開心,每次與文東恩見面的時候,要不是準備了泡菜,要不是準備了雞蛋,被懷疑的時候,委屈的眼淚直流,當文東恩道歉了之后,她又開心的止不住眼淚。

尤其是她在跟蹤時發現的那一抹晚霞,這麼普通的景色,可能富人已經習以為常了,但生活在底層的她每天忙忙碌碌,竟然從未見過如此絕美的景色,像生命一樣美。這樣的美景是不存在嗎?是她沒有欣賞的時間而已。

阿媽是個善良的人,謙虛又卑微的人。

工廠里的成熙也是,她與文東恩相識,在文東恩學習考研的時候,每次經過都懾手懾腳避免出聲,在文東恩準備離開時,她終于鼓起勇氣與文東恩搭了個話,表現得也小心翼翼,生怕吵到,妳看她明明沒什麼,明明很善良,卻膽怯又卑微。

還有給樸妍珍寫稿的小編輯,明明沒有錯,卻每次在樸妍珍瞪著她的時候,生怕自己寫錯了什麼字,還被當面吐槽,為什麼要提前害怕,讓人心煩。妳看,謙虛在有錢人面前毫無用處。

06這部劇的台詞,句句不寫窮卻句句都是窮,金姐透過她簡潔凌厲的語言,把那些普通的貧富差距寫的赤裸又森冷。說句誅心的話,文東恩原本的生活,可能真的就是找個普通人,生個孩子度過一生。但因為要復仇,她這些年一直被仇恨吊著,努力、奮斗、不停的給自己施壓。

于是她走到了現在,重新與這些富人們產生了羈絆,但這份羈絆的痛苦,很多人難以承受,但這從側面又告訴我們,一個普通人若想勾到富人的腳跟,付出的代價極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