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番外,洞房花燭夜,霍不疑得償所愿

wang 2022/09/15 檢舉 我要評論

第十一章。

【物是人非】

霍不疑和少商被文帝強行扣押在皇宮內,兩人已然成親,便也不在乎那些虛禮,霍不疑直接堂而皇之地來到了少商在宮內的住處。回到長秋宮,少商心中悲切。她撫摸著屋內的一切,往日種種,再次浮現在腦海中。

她從未說過,霍不疑流放邊疆的日子,她過得并不安生。眾人皆說她有情有義,宣皇后被廢,她義無反顧地來到長秋宮陪伴。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那段暗無天日的日子,幸好有宣皇后的陪伴。

她們之間一直都是雙向奔赴。外人眼中的她,冷靜自持、理智克制,霍不疑婚前私自調兵,除掉凌氏一門,報仇雪恨,犯下滔天大罪,她毅然決然地退婚,何等的絕情與冷漠。

可是,外人哪里會知曉,霍不疑不再的日子,她的眼中再也沒有了光,心如死灰的她,對任何事情都不再感興趣,至于都城中的那些流言蜚語,那些女娘子對她的詆毀,她竟然全然不在意,甚是不會覺得心痛了。

心已經死了的人,又怎能感覺到心疼呢?

身心疲憊的她,帶著一身的傷,躲進了長秋宮,與皇后娘娘相依為伴。

那些失眠的夜晚,是皇后娘娘細心地照料著她,那些無形的傷痛,是皇后娘娘慢慢地她撫平。

慢慢地,她走出了陰霾,卻又像從未走出陰霾。

看著皇后娘娘身體抱恙,她心中擔慮,將一切都藏在心底,每日每夜只想著讓皇后娘娘心情舒暢些,久而久之,她仿佛便忘記了自己心底的傷。不過,只有她自己知曉,她并非忘記了,只是將其藏起來而已。

如今,攜著子晟歸來,少商只覺得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霍不疑來到少商的身邊,牽著她的小手來到床榻前,理了理她耳邊的碎發,安慰道:「若是皇后娘娘還在,她定是希望你余生都歡愉安康的。」

少商笑了笑,回道:「是呀,娘娘那麼善良,她希望每個人都能夠幸福地活著。子晟,你說上天是不是不公平,皇后娘娘那麼好,為何生活得這般壓抑呢?」

「娘娘就是因為太善良了,太賢惠了,才會這般。人終究是要有些棱角,才會更自在。」

「就像越皇后那般嗎?」少商問道。

「起碼越皇后過得不抑郁不是嗎?」霍不疑深知少商心疼宣皇后,并沒有直接稱贊越皇后,而是反問道。

「是呀。」少商撫摸著床榻上的被子,上面繡著高山綠水,柔聲說道:「這席被子,是皇后娘娘親自繡給我的,她希望我余生能夠實現自己的愿望,以山水為伴,不像她那般抑郁不得志。」

霍不疑見少商悲痛,心中亦覺得悶得慌,他將少商攬在懷中,承諾道:「給我些時間,我定帶你實現你的愿望。」

少商笑了笑說道:「皇后娘娘說過,夫婦一體,你不必事事皆順著我心意,我既已經決定寬宥你,只希望我們日后能夠有商有量,不再欺瞞彼此。」

霍不疑緊緊地握著少商的肩膀,重重地點了點頭,深情款款地望向少商,情不自禁地低下頭,欲親吻身側的小嬌妻。

【幼稚的文帝】

「砰砰.」

急促的敲門聲,打斷了霍不疑的計劃。

他坐直身子,黑著臉,低沉地問道:「誰?」

三皇子如鬼魅的聲音飄來:「霍不疑,父皇叫你。」

「何事?」

霍不疑依舊是一動不動地坐在少商旁邊,天曉得,他心底正暗暗蘊著氣,連帶著同三皇子說話的語氣亦有些不爽。

「父皇找你商討驊縣之事。」

「還請太子殿下轉達陛下,臣定會將驊縣之事詳細地寫入奏折之內。」

「霍不疑,你非叫我明說嗎?父皇說了,成親之前未婚郎婿和女娘不宜見面,故而才派我將你請走。」三皇子言語間有些不悅,不禁又暗暗責怪少商一番,霍不疑向來不耽于美色,可自從與少商相識后,便變了模樣。

還當真是紅顏禍水,日后他尋新婦,定不會尋這般阻礙郎婿事業的人。

少商仿佛聽到了三皇子的吐槽一般,白了一眼門口,示意霍不疑趕緊離開,她不想聽到這人的鼓噪聲。

霍不疑不舍地摸了摸少商的頭髮,臨走前,終究是沒有忍住,扶著少商的后腦勺,深深地落下了一個吻,方才快步離開。

少商撫摸著自己濕熱的唇,望著霍不疑的背影,如同嬌羞少女一般,鉆入了被子里面,再也無暇思慮其他。

本該陪伴嬌妻的霍不疑,被文帝揪著過來喝茶論道。

霍不疑心中不滿,卻又不敢言語,畢竟,自己成婚未通知陛下之事,他屬實有些理虧,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作陪。

此時的大殿之上,只有三皇子、文帝,越皇后不滿文帝幼稚的行為,早已回寢宮休息。

文帝一邊喝茶一邊酸酸地說著:「你看看那程少商,這才幾日了,我看她呀,又變得牙尖嘴利了些。」

「臣便喜歡她這般模樣。這幾年,是臣對不住她。如今,見她慢慢地重拾五年前的模樣,臣倍感欣慰。」霍不疑也發現了,最近的少商輕快許多,不似自己剛回來時那般郁郁寡歡、心事重重。

他喜歡這樣子的少商,他想,只要他有足夠的耐心,少商依舊會是自己初相見時那個明媚少女。

文帝瞥了一眼自己那不值錢的養子,嗔怒道:「不要整日把你對不住她掛在嘴邊,你有什麼對不起她的,你是殺她親人了,還是欺辱她了?這些年,你為了她做了那麼多事情,她不知道,你以為朕還不知道嗎?你呀,叫我說你什麼好,不要一提到少商,就把自己放低到塵埃。夫妻之間,講究的是平等,唯有這樣,才能長長久久。你若始終懷著愧意,便會身心俱疲,你以為這樣就是對少商好嗎?時間久了,她也會不自在。若你真的想讓她快活,那就放下過去那些事情,重新開始。」

「陛下教訓得是。」霍不疑深深鞠躬,對文帝的話,深表贊同。

「你個豎子,若是再叫我看見你在新婦面前,一副不值錢的樣子,看我打不打你板子。」文帝恨鐵不成鋼地說道。

「父皇,若是再打子晟板子,莫要叫兒臣當這監察官了。因為這件事情,那程少商可是記恨了兒臣好多年。」三皇子想到像個小獅子似的程少商,便想繞道而行。

「少商記恨你,還不是因為你少數了板子數。」文帝白了一眼自己的兒子,隨即問道:「婚禮安排得怎麼樣了?」

「回父皇,早已安排妥當。」

原來,在得知霍不疑和少商歸來之時,文帝便早早讓三皇子開始準備霍不疑和少商的婚禮。

他親自照看長大的孩子,他不在場的婚禮,自然是不作數的。

一代明君,也有相當幼稚的一面,三皇子看著自己的老父親,那是敢怒不敢言。

后續:如此這般,在文帝的強烈要求下,霍不疑和少商又舉行了一次大婚。至于洞房嘛,自然是不在話下。

以我們霍將軍的實力,自然是不容小覷。至于其中過程嗎,那自然是不敢偷窺之。別批評我,批評我,我也不敢偷窺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