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番外,母女談心,蕭元漪被女兒的情商折服的一天

wang 2022/09/17 檢舉 我要評論

第十八章,全文在姜家的烏托邦。

午膳過后,在蕭元漪的暗示下,霍不疑被程始拉到了教練場去訓兵。

當然,程始是滿心滿眼的不愿意,多年前的練兵場景歷歷在目,程始心有余悸。可又拗不過自家夫人,只能硬著頭皮讓女婿替自己的兵把把關。

看著霍不疑認真的模樣,程始不禁暗暗替兒子們和程家兵捏了把汗。沒辦法,這女婿太黏著嫋嫋,而自家夫人有些貼心話要同嫋嫋講,只能出此下策了。

霍不疑被支走,蕭元漪終于獲得了和嫋嫋單獨相處的時光。她準備了少商喜歡吃的小糕點和小物件,將女兒帶到了后院。

少商驚訝地看著這一套木匠工具,問道:「阿母為何要送我這些?您不是一向覺得女孩子研究這些是不學無術的嗎?」

「以前是阿母狹隘了,你便不要同阿母置氣了。」蕭元漪將工具交到少商手中,繼續道:「我從前嚴厲地教導你,是怕你因為行為不端,在婆家受人欺負。如今,有霍不疑寵你、愛你,阿母便放心了。我自然也是希望你能夠隨心所欲地生活,可是,嫋嫋,人生在世,有時并非能夠事事如自己所愿。我知道你怨恨阿母對你太嚴厲,可是,為人父母,只想讓孩子們將來的路能夠走得順暢些,再順暢些。」

「阿母,我們剛剛重逢的那幾年,我確實是怨恨您的。我只覺得您偏疼堂姊,卻從未真正地關心過我。在您心目中,無論我做什麼都是錯的。我甚至覺得,堂姊才是您親生的孩兒。您不知道,我多麼地羨慕堂姊。」少商一邊說著,一邊眼眶發紅,蕭元漪一臉慚愧地站在少商身側,心底酸酸的。

少商擦了擦眼角的眼淚,繼續說著:「可是,后來,我便不再怨恨您了。您多次帶領著全家老小,不顧一切地救子晟,我便知道,您才是真正的女英雄。」

「我曾羨慕過東海王、五公主,能夠有像宣皇后那樣的母親,我想他們一定會過得很幸福很快樂,那時,我覺得人生能夠有一位這樣的母親,此生無憾。然,當東海王一次次優柔寡斷時,當五公主一次次闖禍時,我卻又覺得一切貌似沒有我想象中美好。宣皇后這一生,因沒有教育好兒女而郁郁寡歡,她的一生,從未真正歡愉過。慈母多敗兒,她一直都活在悔恨之中。阿母,我很感謝您為我做的這一切。」

少商沖著蕭元漪甜甜一笑,收下了她的禮物。

一向殺伐果斷的蕭元漪,聽完女兒一番話,竟有些手足無措。

少商看著阿母別扭的模樣,主動上前,將阿母抱在了懷里。與女兒和好如初的蕭元漪,不爭氣地流下了眼淚,委委屈屈地哭著。

那一刻,她心中的委屈全部都釋放了出來,多少年了,她等少商這句話多少年了,她是她的骨肉,是她身上掉下來的肉,她怎麼會不愛她呢?

她承認她方法不當,她承認她過于嚴厲,但是那份沉甸甸的愛,卻從來都是真的。

打在兒身,痛在娘心。

因為少商的疏離、怨恨、不解,無數個夜晚,她以淚洗面,卻無法替自己辯解一二。如今,少商一席話,讓她徹底地破防了。

原本是來教導女兒夫妻相處之道的,沒想到自己卻沒出息的被女兒弄得淚流滿面。

少商哄了蕭元漪好久,她才重新收回了眼淚,不好意思地擦了擦眼角,重新站直了身子,再一次端起了母親的架子。

「嫋嫋,你不要嫌阿母嘮叨,有些事情,阿母還是要囑咐你一番的。」

「阿母有話但說無妨。」少商笑著應承。

「眼下,霍不疑是寵愛你,處處讓著你,但你也不能恃寵而驕。女人嘛,嫁為人婦,終究是不能完完全全做自己。你雖沒有君姑要照料,然卻也要顧及郎婿的面子。」

蕭元漪長篇大論大一堆,少商茫然地望著她,問道:「阿母想說什麼?」

蕭元漪無奈地說著:「那些閨房秘事,怎肯當著眾人的面說出來?」

「我說什麼了?」少商越發不解。

「子晟為你盤發的事情,怎肯大張旗鼓地說出來。這本是閨房秘事,你如此講出來,會傷及郎婿面子的。」蕭元漪無奈地看著自家閨女,再一次暗暗感慨,這情商當真是一點都沒有隨了自己。

「阿母,原來你說的是這事呀。子晟向來不在乎這些的。他不但會盤發,還會縫補衣服呢?難道因為他會女娘的手工,便會影響他將軍的威風了嗎?他的威風靠的是他在戰場上拼殺得來的,又不是靠降服女人得來的。」

少商提到子晟,言語間透露著自豪和歡喜。

蕭元漪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只覺得是對牛彈琴,向她人情世故向來精通,怎麼生養的孩子,卻一個個都不隨自己呢?

想到這里,她便覺得心塞,暗暗生起了程始的氣來。以至于夜間,程始莫名其妙地被趕到榻上來睡。

接下來,霍不疑發現了少商與樓垚一同看話本子的事情,暗暗吃醋,夜中將話本子的內容皆一一實現,少商叫苦連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