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少商無法忍受霍不疑,準備和離《星漢燦爛-番外》

wang 2022/09/21 檢舉 我要評論

回到將軍府,看著府中的陳設及院中的布置全是按照程少商的心意修葺的,程少商的內心充滿感動。

勞累了一天,剛躺在榻上,就聽見霍不疑也走進臥房了,還未等霍不疑站定,程少商便一個箭步走上前抱住了霍不疑,霍不疑微愣后輕笑的摸著程少商的頭髮,玩笑的說道:早上不是還要效仿娥皇女英,這才幾個時辰,怎麼?就開始思念為夫了?

程少商今天不想和霍不疑爭一時的口舌之快,覺得偶爾被他贏一次又如何。

霍不疑把程少商抱到床榻邊,想放下,又舍不得,最后索性讓程少商坐在了自己的懷里,整個腦袋放在程少商的肩膀上,摸砂著程少商的后背說道:你怎麼想的,什麼時候把霍玉嬈弄走?

程少商饒有興趣地說道:我看戲還沒有看完呢?你著急啥?

霍不疑突然聲音提高地說道:你不怕我真得喜歡上她麼?看看人家的身姿,再看看人家的臉蛋,畢竟年輕,饒有你當年之風。

程少商不緊不慢地說道:這我還能擋住你?世間年輕女子千千萬,霍將軍當真想要,我今天擋住了霍玉嬈,明天還有李玉嬈、方玉嬈呢,豈能天天跟在你屁股后面處理這些瑣事,全靠霍將軍自己自覺。

霍不疑很不忿地說道:你為甚不吃醋?

程少商點點霍不疑心口的位置說道:因為我在你這里,別人替代不了。

霍不疑抱著程少商的力度又加重了一分,嘴角含笑地說道:去后院看了麼?那里我為你準備了你可以施展拳腳的地方,無論你做木匠還是做火藥都隨你。

次日清晨,同樣的場景又出現了,霍不疑轉身離開了將軍府。

程少商繼續睡到日上三竿后起床,故意弄出了聲響,但是卻不見霍玉嬈進屋,隨即走到屋外,發現霍玉嬈竟在霍不疑離開后,便已經回房了。

程少商面露嘲諷,輕搖著頭返回屋內,收拾整理后,去后院擺弄霍不疑為他準備的玩意。

剛到后院準備做幾個凳子,就見霍玉嬈撐著油紙傘緩緩走來,人未到,聲已至:姐姐,這哪里是女娘該做的,還聽說是將軍特意準備的,將軍怎麼舍得,姐姐這纖纖玉手干這些粗鄙之活。說著眼淚已經掉下來了,帶著哭腔繼續說道:姐姐,不管將軍如何想奴家,奴家一定要和將軍理論,怎麼可以如此輕待姐姐。

程少商放下手中的工具,拍了拍霍玉嬈的肩膀,隨即說道:唉,我們女娘還是要靠自己打拼出一番天地,不要看我和將軍夜夜同榻,外界都傳我們如何伉儷情深,其實將軍有很多不為人知的喜好,姐姐我也是夜夜難眠啊。

霍玉嬈一臉驚恐地看著程少商說道:姐姐,那你是怎麼忍受的?

程少商轉而說道:我也想逃,可是第一大家已經根深蒂固,說出去無人信;第二,霍不疑的勢力如此之大,我又能逃到哪里?所以妹妹可千萬不要怕跳進這火坑,進去容易,出來難啊。說著程少商故意露出了剛才因為搬木頭被磕青的胳膊。

霍玉嬈拉著程少商的手不可置信地說道:姐姐,莫不是在騙我?外界都說將軍是如何如何寵愛姐姐。

程少商放開霍玉嬈的手,轉身說道:夫妻間的事本不應該告訴妹妹的,妹妹就當我在說玩笑話。

霍玉嬈轉身再次走到程少商面前,從新拉起了程少商的手說道:姐姐,不要生氣,妹妹不是不相信你。實在是太匪夷所思,容妹妹想想,如果姐姐真的堅定逃離的信念,后續這些事就交給妹妹。

程少商眼底劃過一絲狡黠,他沒有想到會這麼容易,但是表面還是嚴厲拒絕道:妹妹不可,我們走不了,而且我也不想連累你。

說著,阿飛跑來尋程少商,程少商一臉痛苦地捏了捏霍玉嬈的手,轉身隨阿飛離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