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歲月》:閨蜜之間相處,有兩個原則不能碰,很多人卻不在意

wang 2022/09/23 檢舉 我要評論

圖片源于網絡,侵權可刪

網上有個流行詞「塑料姐妹花」,用來形容女生之間的感情像塑料花一樣虛假。在影視劇里,常常使用戲劇化的手法,來渲染女生之間的友情脆弱無比,像撕破臉、扯頭髮之類的夸張情節。

然而,現實生活中反目成仇的閨蜜情只在少數,而且影視劇里面加工的情節,一般是為了吸引觀眾的注意力。事實上,我們身邊情比金堅的友誼比比皆是。

要知道,總有人愿意為對方去付出,彼此相互幫助和理解,他們沒有嫉妒和攀比,特別平靜而溫和的相處方式,這樣友情便能陪伴彼此走過漫長的人生,這樣的友情才是最真實的樣子,而亦舒筆下的《流金歲月》就是如此。

《流金歲月》是亦舒的長篇小說,多次被改編成影視劇搬上熒幕。然而,小說被改編之后,許多細膩的心理描寫就容易被弱化。但是,如果你讀過亦舒的原著小說,一定會被故事的情節所吸引。

《流金歲月》是一本以女性主義為核心的成長型小說,主要講述的是朱鎖鎖和蔣南孫兩個出身不同的女孩,她們從童年時期就認識,成長路上相互陪伴、相互扶持,最終她們走出不一樣的人生風采。這個故事最吸引我的情節就是兩個女孩的友誼。

蔣南孫出身于小富家庭,從小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而朱鎖鎖則出身普通家庭,八歲被父親寄養在舅舅家,從小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

即便兩個人的家境懸殊,但一點也不妨礙她們的交往。她們和大多數姐妹一樣,經常一起上學、逛街、分享美食、躲在被窩里看小說,好得讓旁人羨慕。

不過,她們的情誼與其他人的不同,在她們友情里,你看不到勾心斗角,看不到各自的小心思,有的只是相互陪伴、理解和幫助。

如果你細細地感受,蔣南孫與朱鎖鎖的相處方式,就會發現她們都各自遵守對方的原則,互不侵犯彼此的底線,這便是她們友情長存的方法。

圖片源于網絡,侵權可刪

01.我理解你的傷痛,但從不會主動去說穿

每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內心多少有些傷痛,可能是關于家人,可能是關于愛人,可能是關于自己,這些被隱藏起來的事情便是隱私。

我們都有自己的隱私,越是脆弱的地方,就越不想被他人觸碰,就算是再親密的人也要懂得避嫌。作為好朋友,這些事雖不會明著說出來,但彼此心里都有界限,知道哪些底線不該觸碰。

當我們明白彼此的界限范圍后,自然就知道用什麼樣的方式來相處,而最好的方式便是: 我理解你的傷痛,但從不會主動去說穿,就像蔣南孫和朱鎖鎖的友情一樣。

圖片源于網絡,侵權可刪

朱鎖鎖的父親是個海員,常年出海跑船,壓根沒時間照顧她。于是,父親將朱鎖鎖寄養在舅舅家里,每個月準時寄去生活費。而朱鎖鎖過著寄人籬下的日子,從小就學會察言觀色,這樣才能過得稍微舒心些。

因為從小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朱鎖鎖內心極度缺乏安全感,特別渴望有個可以屬于自己的家。所以,高中畢業后,朱鎖鎖沒有繼續住在舅媽家里,而是選擇找份工作,搬出來獨自生活。

在蔣家借住那天晚上,朱鎖鎖說:「初初搬到他們處,才八歲,一夜他們合家去吃喜酒,剩我一個人,每間房間都下了鎖才走,連大門都鎖幾重,南孫,那夜倘若有一場大火,你就不會認識朱鎖鎖。」

蔣南孫握著朱鎖鎖的手,說:「同我們家剛相反,我們這里著名不設防,抽屜里少了鈔票,只換傭人,不改習慣。」

即使朱鎖鎖嘴上沒說什麼,但是心里卻是暖的。她知道蔣南孫理解她的痛,并以體面的方式守住她的尊嚴,她的內心是感激的,以至于后來蔣家破產,她用盡全力去幫助蔣南孫渡過難關。

對朱鎖鎖來說,蔣南孫是她活在這個世界上僅有的一絲溫暖。對蔣南孫來說,朱鎖鎖是唯一透過外表的光鮮,理解她內心千瘡百孔的人。

圖片源于網絡,侵權可刪

雖然蔣南孫從小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但是她從未得到過蔣老太太的認同。從蔣父結婚時起,蔣老太太就盼望著媳婦生個男孩。當她得知南孫是個女孩時,連續一周都沒去看望南孫母女。最后,蔣老太太倔強地給孫女取名南孫,同音「男孫」。

蔣父則希望把蔣南孫打造成名門淑女,將來有望嫁入豪門貴族。然而,蔣南孫卻不喜歡這樣的生活,但是她又無法擺脫身為蔣家女兒的宿命,活得像只提線木偶一樣。

在外人眼里,蔣南孫的生活如同公主般高高在上,令人無比羨慕,但只有朱鎖鎖理解,她是光鮮的外表下,藏著想要掙脫束縛的心,一直渴望自由自在的生活。

后來,蔣家陷入債務危機,一家老小被債主逼得連夜搬家,關鍵時期蔣南孫被男友拋棄,多年的感情付諸東流。曾經,蔣南孫是個天真的女孩,看著眼前美好的生活坍塌,幾乎達到崩潰的地步。

幸好,朱鎖鎖陪在蔣南孫身邊,幫她找工作,帶她走出生活的低潮期。從此,蔣南孫像重獲新生一樣,日子過得隨心自在。

人們常說: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一個人究竟有多幸運,才能獲得一個不離不棄的朋友。又是多麼幸福,才會得到對方的理解,始終愿意相伴左右。

朱鎖鎖和蔣南孫的友情最讓人動容的地方是,她們互不干涉對方的生活,更不會勸對方向生活低頭。她們知道彼此的痛楚,卻從不會主動提起。

不管你愿意向前走,還是留在原地,我都會在你身后陪著,只要你需要幫忙,我定當全力相助,這便是真正的朋友。

圖片源于網絡,侵權可刪

02.我的好東西愿意與你分享,而你的好東西,我從沒想過去爭奪

世界上有多少關系是輸在嫉妒上,看到別人擁有美好的事物,自己也會蠢蠢欲動,也想去爭、去搶,最后得不到便心生嫉妒,兩個人的關系變得老死不相往來。

與此相反,那些不爭不搶的人反而能獲得別人的信任,更容易讓人靠近。每個人都有嫉妒之心,但是那些善于把握尺度的人,他們懂得如何與人相處,知道如何讓自己舒適,同時又不會傷及對方。

就像《流金歲月》里,朱鎖鎖與蔣南孫的出身懸殊,蔣南孫從小過著大小姐般的生活,而朱鎖鎖卻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她雖看在眼里,也會為自己的出身感到自卑,但從不會嫉妒蔣南孫。

有一次,蔣南孫小姨送給她一枚銀制戒指,她戴在手指上精致極了。朱鎖鎖看到后,特別欣賞,蔣南孫看出朱鎖鎖很喜歡,便說:「送給你。」

朱鎖鎖立馬說:「不,阿姨給你的,你留著。」

蔣南孫知道鎖鎖的心思:「你喜歡這種東西,你要好了。」

朱鎖鎖阻止蔣南孫:「不不不,你戴著我看也一樣,千萬別客氣。」

一枚小小的戒指雖好看,但不至于為此奪人所好。何況,人與人之間的交往,需是有來有往才不破壞情誼,若只有單方面的付出,那麼這樣的情誼很容易就會瓦解。

圖片源于網絡,侵權可刪

朱鎖鎖明白,此刻要是接下蔣南孫的恩惠,那麼下次她就得還回去。但是,以朱鎖鎖單薄的能力,她又能為蔣南孫付出點什麼呢?所以,即便銀戒指再賞心悅目,她也不會去爭奪。

對蔣南孫來說,一枚戒指可能算不上什麼恩惠,更談不上要還。但是,對寄人籬下的朱鎖鎖來說,她太知道人情冷暖,也太明白人心的復雜,對此她更愿意站在旁觀者的角度,遠遠地欣賞就夠了。

有段時間,朱鎖鎖從舅舅家搬出來,暫時借住蔣家。當晚,她問蔣南孫:「我用哪個衛生間?」

蔣南孫說:「我用什麼,你也用什麼。」

后來,蔣南孫對朱鎖鎖言出必行,只要她有的東西,都會分享給朱鎖鎖,就連在家里喝燕窩粥,也給她備了一碗。而朱鎖鎖是個懂進退的女孩,她用了蔣南孫的東西,卻不會奪走她的最愛,她討得長輩歡心,卻不會搶走蔣南孫的風頭,永遠明白自己的位置在哪里。

朱鎖鎖也好,蔣南孫也罷,她們都是個懂分寸感的人。 關于對方,不該說的話,從不會多嘴一句,不該做的事,從不會多事插手。當對方有需要的時候,她們會為彼此挺身而出,但如果對方過得很幸福,她們就站在遠處默默地祝福,這樣的關系便能維持一輩子。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人與人的關系變得親密后,就擔心起對方會不會占自己便宜。要是發現自己付出得比對方多,心里便開始算起賬。

殊不知,友情最經受不起錙銖必較。一旦開始計較,情感就像變了味的牛奶,難以接受,棄之可惜。與此相反,真正的友情是敢于向對方分享所有,而對方也不會真的去爭搶和計較。

好朋友之間為什麼會漸漸走散?亦舒借助蔣南孫阿姨的口說出了真相:「本來是一雙好朋友,兩個人共爭一樣東西,總有一個人失敗,你所得到的,必然是別人失去的,兩人便做不成朋友。」

在《流金歲月》里,蔣南孫和朱鎖鎖都避免了計較和爭搶,她們互相理解、相互扶持,任何時候都相信對方,所以她們的友情能夠維持一輩子,也是最令人動容的地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