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丹心》大結局鏡頭語言分析,圣君與賢臣的理想格局

常冬冬 2022/06/24 檢舉 我要評論

《紅丹心》以李泰和劉貞的中殿冊封儀式完美落幕,最后穿插的獨白定義了兩人復雜關系的本質—— 在愛情的外殼之下,隱含的是「君臣共治」結構中「圣君」和「賢臣」的理想結合。

導演巧妙地將之轉化,在鏡頭語言上表現為從「穿衣」到「儀式」的畫面,皆注重兩人的 對應、平衡、對稱。

這部劇拍了很多次穿戴服飾的場景,強調 儀式感。

還記得第3集分析中提過:一層一層的衣服增添了 「重量感」,意味著身在高位所要承受的繁重禮節與責任。

對應第3集的「一重一輕」,或分別舉行儀式(獨牢宴、祈雨祭)時各自穿上繁重服飾;而結局則是 交叉剪輯兩人穿衣的特寫和全景,強調李泰和劉貞要共同肩負重任。

再看下面這組鏡頭, 鳥瞰鏡頭帶來了儀式感,構圖上始終保持對稱,日月、陰陽、圣君與賢臣的平衡。

最后特寫兩張不完整的臉、各占左右兩邊,配上代表和諧與希望的綠色背景,表現了 勢均力敵,既相親相愛又相互制衡的關系。

君臣觀一直是歷史題材中常常討論的主題。編劇通過左相、劉貞的 「丹心」,表達了對真實歷史中難以存在的「圣君」的理想化追求。

然而圣君并非能夠獨立存在,所謂 「君不可獨治」,就像劉貞說的,她要牽制李泰,不讓他走向暴君之路。因此需要好的臣子。劇中的兩個代表人物,一個劉貞,一個左相。

如果說左相是 「表面上是鄭道傳,實際上是鄭夢周」,那麼劉貞可能是反過來的!表面是鄭夢周,實際上是鄭道傳?

二鄭區別在于對王權的認知。鄭夢周的 「臣權」來自于對君王的「忠心」,參見左相的一片丹心。左相最終以死守護了李泰的王權,讓他避免淪為不孝子被貼滿朝鮮八道,挨百姓唾棄。

而劉貞讓李泰 「頭頂利刃」,符合鄭道傳所認知核心—— 「王權」來自于「臣權」

具體表現為劉貞復興士林的同時,又邀請另一股士林勢力來制約,分庭抗禮,牽制王權。

而且李泰用了「利刃」、「可怕的臣子」、「政敵」這樣的詞,說明他很清楚老婆是狠人,如果他不好好表現,地位不保。

「圣君-李泰」和「賢臣-劉貞」的結合,是君臣關系的理想化模式。

上篇討論過圣君的質量,其實真正具備圣君品格的人物是劉貞,為何又說劉貞是賢臣?

主要原因是, 她的一片「丹心」就是要走父親的路,輔佐君王成為圣君。

從劇情設計來說,如果編劇讓劉貞當圣君,李泰就不能活了,兩人愛情無法圓滿。而現在的結局是 情與權兼得的最佳方式。

或許會有疑問,這不是內命婦干政嗎?大妃干政就不行,內宮干政就可以嗎?

與大妃不同,劉貞是被賦予圣君質量的女子,不僅借左相之口多次說劉貞有將相之才,下面這段與士林元老相認的戲碼再次證實了這點, 劉貞是有思想根基的,飽讀《小學》、《明心寶鑒》、《論語》、《中庸》這些經書,而且領悟道理不分男女。

這段也進一步明確劉貞的理想圣君之道,是以 《中庸》為思想基礎的。

「按照上天賦予的本[性☆生☆活]才是為人之道。」這句台詞便是《中庸》的開篇: 「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

中庸思想主要說的是什麼呢?

簡單來說是教育人們:自我修養到一個至善至圣的理想人格狀態,以達到「天人合一」的理想境界—— 「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的太平盛世。

李泰對著王位獨白的情節是李泰自我修養的過程,做到 自省與慎獨

其中,中庸之道的原則主要有三:一就是 慎獨自修,二是 忠恕寬容,三是 至誠盡性

感覺李泰在第一層,劉貞已經在第三層看著他了。

其實劉貞的人物形象是最高級別,完全理想化的存在,正如她身處一片自然而開闊的綠色環境中,她的抱負也是那樣遠大的。 編劇將這樣的形象賦予女性人物,也是對女性意識、女性智慧的宣揚。

因此《紅丹心》的主旨,我認為是 對圣君的追求,和「君臣共治」的理想化模式。

不得不說,編劇是有點底蘊的,「英華堂」取之于 《禮記》,屏風上的勸諫詩出自 《詩經》;還有劉貞以 《中庸》為思想根基的治世之道。

故事的重點不在于愛情,政斗也只是手段,本質上還是講 君臣倫理

比較有趣的一點,這部劇很喜歡拍 人與鬼魂對話

左相&劉學秀——互為宿敵的臣子,士林與功臣,直接了當地表現了「你死我活」的關系。

劉貞&父親、李泰&母親——血緣相承的關系。劉貞繼承父親遺志,李泰學母親服毒求生。

李泰&左相——既是政敵也相互依存的君臣關系。

尤其左相這個人物筆墨占比最多, 左相與李泰的君臣關系始終是矛盾又統一的,前期左相手段強硬,把李泰控制在手心,隨著劉貞的加入,左相的權力地位被削弱,得到制衡,到最后跪在李泰面前,面朝陽光, 象征完全臣服于天子

左相&李泰,李泰&劉貞,這兩組關系最大差別在于 「信任」,好的君臣關系需要信任,而左相反復說不信任李泰,覺得他無德。

即使這樣,還是沒廢黜他,而是手把手地教導,李泰也學得有模有樣,不僅學了君王之道,把權謀那一套也學來了。

兩個人的關系除了君臣,也有一點像師徒、父子。

在左相死后,李泰第一反應是「這麼簡單就死了?」沒有真實感;去了一趟喪禮有實感了,回來跪地痛哭。

按說左相是最大的政敵,又是把他父母逼上死路的人,這樣一個人終于死了,他沒有覺得痛快,而是空虛、傷心。 因為怨恨也是種情感,是可能支撐著一個人活下去的強大力量。

反過來想,或許這麼多年,左相就是要讓李泰怨恨他呢?就像他對自己兒子說的那句話。

不信任李泰的左相,最終用死完成了他對君王的忠心,而信任李泰并堅定站在他這邊的鄭義均,選擇了違背王命—— 下面這個鏡頭均的臉隱藏在黑暗中。

兩種忠臣不同的立場、不同的選擇,這正是 人物的復雜與多面性,沒有絕對的好壞善惡。

均選擇了捷徑,但這正是劉貞害怕李泰走的那條路。

劉貞是因為不知道正確的路是什麼而選擇不走嗎?是不知道政治為何物而不走嗎?

因為動機、立場、理念、選擇不同,每個人都走向了不同的路。

大妃的愛恨情仇使她走上了孤獨終老的路。

身后「耀眼」的不是權力,而是那份錯付的癡情。

最愛之人死在自己眼前,卻沒有出席喪禮的名分,自己求死無門,孤獨終老的結局才是對大妃最大的懲罰。

對應到第5集,左相去找大妃,當時大妃也說了「洗手做羹湯」那番話, 而左相后退一步,當時落花仍鮮艷,如今只有滿地枯葉。

可是當左相中箭,這一次 鏡頭特寫他的腳向大妃邁出了一步。

為了權力而選擇后退的「戀心」,在將死之時才能靠近一步。

當時第7集唯美的慢動作落水戲之后,大妃說: 「每次你都會救我的不是嗎?」

那篇分析中我寫了這樣的話:

一切都有跡可循,合情合理的悲劇宿命。

左相最后一番遺言讓兩人的愛情顯得更加悲切。比起表達愛意,懇切地希望對方活下來,明顯更有力。

如果再來一次,左相還是會選擇權力而放棄戀心的,這是他的執著。

另外, 這部劇其他人物塑造的完成度也很高。背后默默支持左相決定的貞敬夫人,放棄了作為女人的權利,成為了家族的元首、喪主。懂得取舍,能屈能伸,配得上「貞敬」二字。

還有兵判父女,兵判看著「英華堂」三個字擔心起女兒,然而被流放時,女兒真的變得「懂事」起來,說要守護家族,兵判的內心想必五味雜陳。

兵判被拋棄、流放的原因,除了先王時期埋下的對功臣的積怨,最主要的還是 忌憚外戚專權,兵判的權力拿得太多了。

從來都是一個人下棋布局,在這里第一次出現了兩人對坐下棋的場面,畫面上來看,無論棋盤,還是對坐的水平鏡頭,都暗示兩人的權力關系勢均力敵,那怎麼行?

說不定兵判那時遠遠看著左相的喪中燭光,已經預感到了后續結局—— 這是功臣派集體的慘淡落幕啊。

功臣衰亡、士林興起,本質上是黨同伐異的政治,兩派爭個你死我活。

可無論哪一派勢力變得過于強大,被打壓而逐漸縮小的都是王權,然后王又要反抗、復仇、鞏固王權,哪里顧得上百姓呢?

循環往復,李氏王朝就在王權與臣權之間的斗爭和內耗中走向衰敗。

對于這樣難解的君臣倫理悲劇,《紅丹心》展現了批評性思考,并寄予了高度理想化的圣君與賢臣「君臣共治」模式。

背后的深意,早就隱藏在最初的海報中!

在「一家獨大」的功臣派代表選手左相,以及「卷土重來」的士林派代表選手劉貞之間,身為君王的李泰只得「夾縫中求生存」······三人形成的三角型本該是穩定的結構,但傾斜鏡頭暗示著權力的失衡······

從開篇到結局,導演的鏡頭語言都細節滿滿,唯美大氣的視覺風格呈現出電影質感,是真正的用鏡頭說故事;編劇不負所望給出了理想的結局,尤其在立意、敘事結構與人物塑造方面,筆力不俗。

當然也不能忽略演員們的深情演繹,明明黑眼圈和病態臉色都是劇情所需來著,白白被誤解了那麼久的準啊······

最后,希望我的鏡頭語言系列分析能將制作組對于藝術的「一片丹心」如實傳達給喜歡這部劇的大家!

我們就用李準下班的心情,輕快地和《紅丹心》告別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