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恨著的愛,《我們的藍調》第19集:最后一程將要和解的母子

常冬冬 2022/06/13 檢舉 我要評論

從自己的角度看別人,期望和所得總歸有差別。苦衷和委屈,往往會成為親人之間不能同步的感情錯裂緣由。《我們的藍調》中,李秉憲飾演的兒子東錫和金惠子飾演的媽媽玉冬之間有著一份讓人似懂非懂的母子情和母子之間的怨恨。跟友情的別扭不同,跟陌生之間的別扭不同,他們之間的別扭,只有母子之間才有,仗著難斷的血緣關系,毫不客氣的對待。

怨恨著,還渴望著。孩子渴望得到父母的愛是在渴望是保護和溫暖,父母渴望得到孩子的愛是想得到理解和順從。然而親情好像沒有截止日期和任何期限,不像其它感情可以在傷透心后一刀兩斷,于是,也就肆無忌憚的置氣,在怨恨著保持著揮之不去的愛。東錫在怨恨中一直折騰,他認為自己被拋棄了,卻又無時無刻不明白他們還愛著自己。

母親玉冬家中相框里還有東錫小時候的照片,即將走到生命盡頭卻只想讓東錫陪同,不惜冒著加重病情的危險,錯過輪渡,要搭成東錫的貨車趕路回故鄉。第19集中,很多細節都表明,東錫恨怨的事,很可能是一個孩子倔強中的叛逆記憶。

跟母親回繼父家大兒子家里祭拜繼父,第一次找錯地址后,東錫以為是大哥們不聯系母親,搬家一年多,地址都不告訴她。然而,大哥家的結婚照中卻有她母親的照片。誰會把真正不喜歡的人放在照片中還擺放在家中?此外,再次找到大哥家的時候,母親不準東錫上樓,東錫不屑一顧卻在樓下碰見大哥,故意似的跟了上去。

兩個嫂子對東錫卻格外自然,像家人一樣的自然,沒有任何嫌棄。大哥也平靜下來,飯桌上還任由東錫說帶刺的話。因為話說到偷東西和敗家兩件事,東錫和大哥吵了一架,母親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幫東錫跟大哥吵。看起來他們彼此之間都壓制著虧欠帶來的感情,母親在他們面前有著東錫不曾想到的地位。

東錫送母親下樓又自己上樓拿東西,摁門鈴的時候,顯示屏幕上出現東錫的臉,嫂子似乎擔心東錫回來打架猶豫著,大哥卻催她開門。這個反應也不是陌生人會有的反應,他似乎很了解東錫,也并不擔心被打。當東錫進來拿走母親的圍巾,將她病重的消息感知,在東錫和母親見到二哥的時候,消息已經從大哥嘴里傳到了二哥耳中。

誰會把一個不在乎的人的病情在自己親人之間電話通知?他們看重老太太。雖然被東錫恨著,不往來,卻認同著東錫可以恨怨他們的權利,并不想仇人見面。這里表明,東錫記憶中被兩個哥哥暴揍的恨,不一定是真的欺凌。而當母親執意要找一個已經改造的地方,東錫卻不知道那是母親的故鄉。

他不知道的東西太多,不愿意懂得也太多。一路上還在嘴硬等照顧著老太太完成所有想做的事,就要開始犯混,問清楚被那樣對待的原因。他的怨恨卻慢慢在漏氣。他分明看見母親是向著他的,擔心他,怕他活得不好,不準大哥罵他小偷。看見她對狗也和藹可親,看見他對陌生人也充滿禮數。卻唯獨不覺得對不起他,一個道歉也不給。

是記憶的錯位還是有著更了不起的原因?東錫陪著即將離世的母親,心情復雜又害怕。安排好母親住處,問的第一遍沒有聽到回應,他沒有生氣的走掉而是擔心的打開房門查看。他在害怕,怕那個讓他怨恨著又愛的媽突然離開,像欠債的人突然跑丟一樣。他要釋懷了,要發現自己耿耿于懷的東西到底是什麼了。這部劇的中的感情細膩又好懂,細品最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