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華錄》看到蕭欽言一箭三雕的局,才懂顧千帆愛上盼兒的真相

常冬冬 2022/06/25 檢舉 我要評論

帽妖一案,徹底撕下了齊牧的偽裝。

自從齊牧向他透露,帽妖案的背后主使是安國公起,顧千帆就曾懷疑過齊牧很可能是帽妖案真正的始作俑者。

可是,齊牧當年的知遇提攜之恩,以及多年的照拂之情,讓顧千帆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猜測。

即便蕭欽言信誓旦旦地告訴他,齊牧早就知道他與蕭欽言是父子關系,接近他根本不是因為所謂的看在與顧家的交情上,僅是為了讓他為清流一派效力,且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利用他與蕭欽言的關系有所「作為」。

直到蕭欽言故意設局,引來清流一派刺殺。

當顧千帆身受重傷,陷入昏迷之前,他交代陳廉將當晚的發生的事情報告給齊牧,以驗證心中的猜測。

在得知,齊牧第一時間關注的是刺客崔指揮與蕭欽言的死活,只在第36句才想起問及自己之后,顧千帆終于看清了齊牧的真面目。

因為齊牧的反應,說明了刺殺蕭欽言是他一手策劃的。

所以,他最關心的也只有兩點:一是政敵蕭欽言是死是活,這關系到計劃是否成功;二是崔指揮是死是活,這關系到他有沒有可能被暴露。

至于顧千帆的死活,對齊牧而言根本就不重要。

直到這一刻,顧千帆才發現自己多年來為齊牧出生入死,在刀口上討生活,是多麼的愚蠢與可笑。如果說盼兒是顧千帆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光明,那麼在盼兒出現之前,齊牧則是顧千帆信仰的依托,是他曾經最敬重的人。

可事實敲醒了顧千帆,曾經的關愛提攜,曾經的照顧許諾,都是謊言欺騙,為的是讓自己為他所用,成為他詭計、陰謀以及政治斗爭中的一顆棋子,還是一顆隨時可以丟棄的棋子。

在看清這一切的時候,一種絕望從心底油然而生。

顧千帆強撐著起身去找盼兒,因為對于那時的他來說,盼兒是唯一能給予他溫暖與安慰的存在。所以他才會拖著虛弱的身體抱著盼兒說: 「見不到你我心里不會踏實的。」

看到這里,真的心疼顧千帆。

被自己最信任、敬仰的人欺騙利用,所帶來的打擊遠大于對手給予的傷害。

顧千帆并非是一個矯情的人,他理解黨派之間的爾虞我詐,也理解利益之爭引發的明爭暗斗。可是,他無法接受,齊牧帶著偽善的面具,整整欺騙了他十二年。

經此一事,顧千帆已經決定與齊牧劃清界限,又因為救了當朝首輔蕭欽言而榮升五品,為母親請封了誥命,完成了十多年來的心愿。

可是,當我看到他在朝堂之上稱親生母親為姑母時,我才意識到,除了齊牧,連蕭欽言也將顧千帆視為了棋子,何其悲哀。

生父

蕭欽言一出場,便輕松地化解了顧千帆的危機。

在雷敬收了鄭青田20萬貫錢財,對顧千帆下了「殺無赦」的命令之后,被逼到絕路的顧千帆,無奈找到了蕭欽言。

此時的蕭欽言,馬上就要赴京接任宰相,位高權重的他一出手,便迅速洗清了顧千帆身上的所有嫌疑與罪名,還順帶警告了顧千帆的上司雷靜。

可是,對顧千帆而言,如果有選擇,他是一定不會求到蕭欽言門前的。

這一切源于顧千帆與蕭欽言之間,斬不斷理還亂的關系。

蕭欽言是顧千帆的親生父親,這一點朝堂內外知道真相的人并不多。

在顧千帆小的時候,蕭欽言便離開了他與母親顧氏,任憑當時小小的他如何哭喊追逐,蕭欽言依舊走得決絕。

那天的場景,那個連頭都沒有回過一次的背影,成了顧千帆多年的夢魘。

從此以后,顧千帆便跟著母親回到了顧家,姓氏也隨了母親。所以,他雖是蕭欽言的親生兒子,卻并不姓蕭。

顧千帆恨透了蕭欽言。

恨他的絕情,恨他對母親的背叛,恨因為他,母親顧氏早逝且不能埋入顧家祖墳,只能飄零在顧氏之外。

如果不是鄭青田的案子讓他深陷囹圄,如果不是惦念正與周舍打官司的盼兒三姐妹,顧千帆是絕不會向蕭欽言低頭的。

至于蕭欽言當年為何會背棄顧千帆母子,劇中雖沒有明確給出原因,但通過他們的對話以及劇中的細節,可以推測有以下幾種可能:

一、背叛。

顧千帆曾質問蕭欽言當年出現在蕭欽言床上的歌妓的事情。從這一點來看,當年蕭欽言應該是背叛了顧氏,且顧氏性格倔強(蕭欽言曾多次提及)無法接受,兩人決裂。

二、顧家看不起蕭欽言。

顧家是詩家名門,風骨錚錚,顧千帆的外祖父官至吏部侍郎。蕭欽言曾憤憤地對顧千帆說過,顧家看不起他出身寒門,更看不起他爾虞我詐,不顧底線向上爬的手段。

而這引起了蕭欽言的不滿,所以憤恨離家。

三、攀高枝。

蕭欽言離開顧氏之后,并不是單身一人,而是很快娶妻生子了。劇中雖沒有明示蕭欽言現在的夫人的出身,但根據劇中三個細節,可以看出現在的蕭夫人出身不低。

一是,顧千帆在蕭府養傷的時候,蕭府大管家的兒子曾想將顧千帆的事,匯報給蕭夫人,被管家父親呵斥阻止。如果蕭夫人是個不聞世事的深閨婦人,管家的兒子何苦想要討好于她,這只能說明蕭夫人在蕭府的地位很高;

二是,蕭欽言名義上的大兒子蕭謂,在因陷害顧千帆的事被蕭欽言苛責時,曾想向母親告狀,同樣被管家勸阻。也就是說,在蕭謂的眼中,蕭欽言是很可能會順從母親的。這再一次說明了蕭夫人的背景并不平凡,畢竟在那個以男子為尊的社會,女人的底氣更多地來自于家族的勢力。

三是,以蕭欽言的為人和性格,是絕不會求娶出身一般的女子的。劇中蕭謂想求娶一個閑散宗室的貴女,蕭欽言都認為蕭謂沒有出息。

這三點足以證明,現在的蕭夫人不是一般人。所以當年蕭欽言拋棄顧氏,且一直沒有認回顧千帆,最大的可能就是攀了高枝。

只不過,無論出于哪一種原因,都改變不了蕭欽言當年拋妻棄子的事實。

如果不是蕭欽言,顧千帆不會如此賣命地想要盡快升到五品,以期母親的在天之靈可以不再漂泊在外;

如果不是蕭欽言,顧千帆不會對外只能稱親生母親為姑母,連請封誥命的時候,也得這麼說。

如果不是蕭欽言,顧千帆也不會如此相信齊牧,放棄自己為文官的愿望,成為一個人人咒罵的「活閻羅」。

他信任齊牧,一方面是高估了齊牧與外祖父的交情,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因素,他一直視齊牧如師如父。齊牧經常以子侄稱呼他,給予他關愛照拂,彌補了顧千帆父愛缺失的遺憾。尤其是顧氏與顧家其他親人去世之后,顧千帆更加敬重信賴齊牧。

畢竟,生父拋棄,生母逝世,如浮萍的顧千帆總要抓住些什麼,才能繼續咬著牙前行。

顧千帆的坎坷命運,全是拜蕭欽言所賜。如果蕭欽言真的如他說的那般愛顧千帆,當初就不會拋棄他們母子,更不會在明知齊牧的接近顧千帆是不懷好意,十多年來都沒有提醒過顧千帆,直到刺殺事件發生,才將齊牧早就知道顧千帆是他的兒子的事說出來。

不爭氣的兒子們

自從蕭欽言離開顧千帆母女后,仕途可謂是一帆風順,直到官至宰相。可人前風光的蕭欽言,卻有著一個隱痛——兒子們一個比一個不爭氣。

這一點從如今蕭府大公子蕭謂的身上就能看出來。

功名功名考不上,只能靠著老爹的權勢弄個無實職的蔭官,腦子貌似也不夠聰明,被于中全三言兩語就利用了,被老爹批評第一時間想的是找母親告狀,最離譜的是老爹雙手交給他的圣旨,他當著所有賓客的面,轉身一只手給了管家……

真是要智商沒智商,要心計沒心機,換到普通人家應該活不過兩集。

反觀顧千帆,就優秀得多了。

十八歲中進士,比蕭欽言還早了八年。在皇城司那種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硬是憑實力做了副指揮,這還是在頂頭上司雷敬并不喜歡他的情況下。

總之顧千帆是能文能武,有心計懂謀略,善隱忍心思還縝密。

而這也是蕭欽言看中他的原因。就像劇中所說的那樣:

「眼下我雖然正位首輔,可是在朝中真正有能力的親信之人,委實不多啊。要不是他那幾個弟弟沒一個爭氣的,那我何至于把他逼到血濺七尺的地步。」

說白了,蕭欽言之所以能夠如此容忍顧千帆,處處討他歡心,想讓他認下自己,無非是看到了顧千帆的能力與潛力罷了。他需要顧千帆的支持,也希望自己百年之后,蕭家能夠繼續維持榮耀,這才是蕭欽言對顧千帆好的原因。

如果顧千帆像蕭謂一樣無能,或者其他兒子有足夠優秀的存在,蕭欽言根本就不會如此在意他,重視他。

至于骨肉親情,只是排在能力之后的,一個有助于建立密切關系的因素而已。

一箭三雕的局

「你現在面前只有兩條路,要麼你就放任刺客來殺了我,要麼你救了我,然后你就奪回殿前司搶走的功勞,憑著你救了當朝宰相的大功升官,你可要記得,我是搭上了老命來幫你,應該怎麼選,你自己看著辦吧。」

這是蕭欽言故意設局,引清流一派刺殺自己時,對顧千帆說的話。

從表面上來說,這個局是為了幫助顧千帆升職,進而完成心愿所設的。可實際上,這個局卻恰恰暴露了蕭欽言對顧千帆的利用之心。

一來,他篤定了顧千帆不會置之不理,任由別人刺殺他。而事實證明也是如此,顧千帆受了重傷,而他毫發無損。

也就是說,他根本不是在拿自己的命賭,而是在拿顧千帆的命賭。只有這樣,顧千帆才能與齊牧決裂(開頭顧千帆重傷之后的醒悟),才有可能為他所用。

況且,蕭欽言走到如今這個地位,根本不可能沒留后手。劇中,他安然脫險之后,一眾親兵才趕來,這很可能是蕭欽言故意為之的。

試想,盼兒都有皇城司的求救信號,蕭欽言身為宰相怎麼可能沒有呼叫護衛的信號彈吧。只不過不到危機關頭,他沒有用而已。如果用了,那這個局就無法達到預期的效果了。

二來,順水推舟,收為己用以顧千帆的能力來說,升任五品是遲早的問題。

蕭欽言設計刺殺的局,是想把顧千帆升職的功勞記在自己的身上。畢竟,此時他剛剛位列首輔,需要更多強有力的支持,此時推顧千帆一把,對他來說只有利沒有弊,更有助于他收服顧千帆。

有朋友可能會說,至少提前實現了,這也是件好事。可問題是,升了官后的顧千帆根本就不開心,因為十多年來他一直在靠自己,并不希望最后的一步是以這種方式得到的,而他又不得不承下這個情。

況且,如果蕭欽言是真心想幫助顧千帆實現愿望,根本沒必要出此「絕招」。萬一顧千帆意外死了,他這不是拿顧千帆的命開玩笑嗎?

哪個父親愿意看著自己的親生兒子以身犯險?對于絕大部分父母來說,子女平安永遠排在第一次,其次才是功成名就。

三、排除異己,穩固定位刺殺事件,表面上看最大的受益者是顧千帆,實際上則是蕭欽言。

一方面,清流一派經此一事受了重創,齊牧離朝修養等于暫時停了職,皇上對清流一派的信任也會因此被削減,畢竟自己剛封的宰相,清流就敢動手,皇上不愿重罰,也會對其有所遏制。

同時,此事件還有敲山震虎的效果,那些對蕭欽言不滿,恨不得殺之后快的人,下次再想動蕭欽言的時候,也會掂量掂量。

另一方面,顧千帆成了皇城司的一把手,這就意味著皇城司以后不可能再與蕭欽言作對,即便不幫,也絕不會害,蕭欽言的威脅又少了一些。

以上這些,顧千帆看得清清楚楚,所以他才會對蕭欽言說:

「蕭相公好手段,一招苦肉計,既趕走了齊牧,又控制了整個皇城司,果然不負你算無遺策之名……只要是你想要的東西,一定不會在明處用勁,只會在暗處推波助瀾。就像對待獵物一樣,一定要把它們逼到絕境,讓它們無處可逃。」

有目的有條件的愛

從本質上來說,蕭欽言與齊牧并無差別。

顧千帆在他們的眼中就是一顆有利用價值的棋子。唯一的不同是,蕭欽言對顧千帆的利用,摻雜了一定的情感,以至于不會像齊牧那樣,輕易地放棄這顆棋子。

換個角度來說,蕭欽言對顧千帆的愛與重視,是有目的、有條件的。

在顧千帆沒有中進士之前,他對這個兒子并沒有過多的關注,當發現顧千帆的能力與才干能為他所用之后,他才開始關注、干預顧千帆的生活。

可即便如此,他依舊等待著顧千帆進入絕路才出手,才將早已知道的齊牧的真面目揭開。

如果顧千帆如蕭謂一樣平庸,蕭欽言絕不會如此急迫地想要認回這個兒子。就像劇中所說:

「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我想坐穩這個朝堂,我需要你。」

「我需要你」而不是「我希望你好」,這一句足以說明,蕭欽言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的相位罷了。

從始至終,蕭欽言都是一個利益至上的人,即便是對待親生兒子,也要根據價值的高低來決定能夠分得多少愛和關注。

也正因此,顧千帆才會愛上出身并不好的趙盼兒。因為只有盼兒對他是毫無保留,全心全意的,只有盼兒是真心在意他的人,而不是他的身份、地位以及價值,也只有盼兒是這世上唯一還能讓他相信的存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