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娃》即使是李萊爾,小三上位也艱難

常冬冬 2022/06/30 檢舉 我要評論

愛情是一棵植物,開出妻子和丈夫兩朵花株,通常會被一種叫作第三者的蟲侵入。后來居上,第三者是一件新衣裳,新顏色,能帶來新的蒙蔽,讓身在其中的人愿意離開。原配像不會主動逃離的花朵,歲月中凋落同時,還有很多要守的東西。攻和守的對決,攻似乎更容易。即便是不容易,后退也還有很多選擇。他們的主動權,是贏家的標配。

然而,原配如果有什麼優勢,那就是已經和丈夫綁定的東西。韓劇《夏娃》,以特別方式讓第三者和原配就一個男人展開爭奪。原配是真心實意愛著丈夫的原配,兩個人有孩子,也是家族需要的夫妻。他們的關系扎根于事業中間,難分難舍的不是感情,是家庭關系下必然得有的完整體。第三者想入,要花費太多力氣。像為了一個鳥窩,得先拔出楊柳。

徐睿知劇中飾演的第三者,從想要利用破壞男人的婚姻達到自己復仇的目的,到意外發現自己對利用的男人姜潤謙心動,產生獨有欲;是玩火自焚的典型。感情不同兵器,靠得太近便會不由自主。然而,當目的沒變,心境巨變,輸贏也就更加不確定。然而,也是這個時候,李萊爾作為第三者的攻方,才感覺到了吃力。

她開始像姜潤謙的妻子一樣在意得失,在意男人是不是在乎,在意是不是能獨享。與此同時,也發現那個把事業成敗看得比命還重要的男人,面對利用不了的情人和仍然能夠利用的原配時,還是會選擇顧全大局;對自己有好處的大局。李萊爾面對他婚姻態度上的猶豫,能做的也只有證明以及加大誘惑力。

一旦女人只能靠自身資本圈住男人,意味著無力,只能啃老本。李萊爾不得不承認的是,即便是自己貌美如花,能讓姜潤謙在接到電話三秒鐘內回復電話,也只能用自身的條件交換,并不能讓他為之癲狂,癲狂到不要江山而愛美人,癲狂到為她放棄和妻子的夫妻關系,扶她作為原配,一起共享上市的公司。

在姜潤謙的關系中,夫妻和利益的相關,是李萊爾根本無法撼動的東西。這樣看起來,第三者的失敗率還是巨大的。沒有抓住男人事業的命門,即便是那樣漂亮的李萊爾,對有婦之夫來說也只是地下情人。這是原配的權利,原配的優勢;是婚姻關系帶給女人唯一的一點點安全感和特權。

李萊爾是瘋狂和瘋癲的,被仇恨蒙蔽,又著急又弱勢。她身邊明明有一個更好的選擇,甚至可能是復仇的捷徑,他卻陷落在和姜潤謙的糾葛中,從以接近之名復仇到以復仇之名接近。她的目的在被潛移默化,如果不及時清醒,她會隨時變成可憐的韓素拉,甚至比韓素拉更不好過。因為沒了仇恨,她只是一個第三者。女人,無論如何不要搶,感情爭奪而來的都不是好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