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真正強大的人:一半「君子」,一半「小人」!

真正強大的人:一半「君子」,一半「小人」!
2020/12/20
2020/12/20

不一樣的美文,寫給不一樣的你!我是編輯老趙,陪你穿越灰暗時光,助你成為更好的自己!

《周易·泰卦》彖傳講:「內陽而外陰,內健而外順,內君子而外小人,君子道長,小人道消也。」

君子是陽的一面,小人是陰的一面。真正強大的人,往往也是一半君子一半小人,同時具備君子和小人這兩張面孔。

外小人內君子,才能戰勝小人,當乃真君子。

外圓內方

《資治通鑒》中有這樣一個故事:

魏文侯攻陷了一座城池,大宴群臣。酒過三巡,魏王問百官:「你們說我是明君呢,還是昏君呢?」

在座的官員紛紛大拍馬屁,盡說的是讚揚之語。

然而在座有一位叫任座的大臣卻說:「您是一位不賢明的君主。攻取了中山國不封給弟,卻封給兒子,以此知道你不賢明。」

魏文侯大怒,馬上下令將任座趕出屋內,聽候發落。

接下來輪到翟璜發言,翟璜說:「您是賢明的君主。我聽說過,只有明君才會吸引直臣。剛才任座的話很直率,因此可知您很賢明。」

魏文侯聽了很高興,急忙將任座從門口請過來,拜為上卿。

人如果八面玲瓏,圓滑透頂,就如同群臣一般「只圓不方」,沒有原則,缺少操守;

如果過於剛正,不分場合,處處讓人下不來台,就如任座一般「只方不圓」,不僅難以令人接受,甚至容易生禍端;

人生的巧妙,正在于翟璜那樣,將「內方」與「外圓」合而為一,既堅持正確的原則,沒有抵觸對方,有張有弛、掌握分寸,既化解了矛盾,又給了對方臺階下。

真正強大的人,巧藏「方」、外露「圓」。

外柔內剛

成大事的人,要學會中道,剛柔相濟,外柔內剛。

網上有段經典總結:「外柔內柔,人辱之;外剛內剛,人毀之;外剛內柔,人輕之;唯有外柔內剛,方成大器。」

強大的人,以柔示人是順隨人情,是一種緩和的手段,也是為自己鋪路,但內心卻是剛強無比的。

但等到時機來到之時,他們會以雷霆萬鈞之勢,乾淨俐落地解決問題。

外濁內清

「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固然是一種做人境界,但在現實生活中,藏巧於拙,寓清於濁,有利於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調動各方面的資源,而成就一番事業。

魯迅先生講:「北人南相,南人北相者貴。我看這並不是妄語。北人南相者,是厚重而又機靈,南人北相者,不消說是機靈而又能厚重」,說得就是這個道理。

曾國藩有一句話,「尤不願得清官之名」,就是說他不想讓別人認為自己是一個清官。

曾國藩有很多濁的方面:

他大吃大喝。同治十年,曾國藩到蘇州檢查工作,每天大部分的日程是請客吃飯,這種做派和晚清的任何一個官員都一樣。

他遵循潛規則。同治七年,年他從兩江總督調任到直隸總督,到北京去陛見慈禧太后和皇帝,出京時,花了1萬4千兩白銀給在京官員送筆別敬。

他同樣遵循明規則。太平天國戰爭軍費報銷時,卓越功勳,同治帝特批軍費不經過戶部,可以直接報銷。雖然可以省下這筆費用,但曾國藩還是向戶部繳納了八萬兩「部費」。

但曾國藩同樣有很多清的方面:

調任直隸總督後,曾國藩再三峻拒慈禧的親妹夫醇親王的結好,為「避內外交通之嫌」。

曾國藩生活節儉,要求自己的女眷自力更生,自己動手做家務活。自己則衣服陳舊、打皺,還有斑斑的油漬。

表面上看,曾國藩和晚清其他官員沒有什麼兩樣,但實際上他內心的操守非常堅定。

之所以要外濁,是因為他要在官場上做事,就不能與大環境處處格格不入,特立獨行,否則就會遭受排擠。

但外濁不影響內心的清明,達到原則性與靈活性的高度統一,是強者高級的策略,也是為人處世最高級的方式方法。

以上,與君共勉!我是你的樹洞,也是你的枕邊人——編輯老趙,期待我們的下次相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