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家》原著:唐鳳梧強行囚禁鐘玉,我才懂遲到的愛是多麼的浪漫

常冬冬 2022/06/06 檢舉 我要評論

鐘玉答應了沈斌的求婚,唐鳳梧得知消息后,下定決心截胡。

唐鳳梧和沈斌不同,對于沈斌而言,鐘玉的喜怒哀樂就是他的原則;而對于唐鳳梧而言,工作制度才是生活的原則,妻子的感受永遠排在后面。

而這次,唐鳳梧決定為了鐘玉,改變自己的原則。

讓他產生這個念頭的是,鐘玉只身一人從巴黎返回到了上海,他第一次感受了失去鐘玉的痛苦。

鐘靈曾經很直白的對唐鳳梧說,不要著急反駁鐘玉的決定,他自己也應該冷靜的考慮考慮,鐘玉是不是他理想中的妻子。

唐鳳梧卻十分誠心地對鐘靈表述了自己對婚姻的理解,原著中這樣寫道:

婚姻是一種承諾,需要一生信守。世上沒有完全符合你想象的人,偶遇不順心,立刻改變心意沒事對婚姻的誤解,對感情的不尊重。

其實,藏在唐鳳梧內心里的還有一句話: 他對鐘玉的愛,無法割舍。

志同道合

唐鳳梧向外交部遞上了辭呈,他不愿意在當唯命是從的機器,他想要去做一些對國家,對那些在戰爭中流離失所的百姓而言,真正有意義的事情。

秘書王炳文得知唐鳳梧要放棄自己的職位時,火急火燎地找到鐘玉,讓她勸說唐鳳梧。可鐘玉卻一動不動。

其實鐘玉當初喜歡上唐鳳梧,正是他那一身魄力,雖不會武不會槍,但有顛覆世界的口才和智慧。

愛情不過是剎那間的火花,長久的愛慕,則離不開互相欣賞。

唐鳳梧憑借一己之力和在社會上的影響力,建起了「安全區」,收容那些被戰爭殘害的百姓。

鐘玉在機緣巧合中,和安全區的神父合作過一次,她通過自己在寧波同鄉會的影響力,幫助神父運送了五千多名難民。

第二天,她到安全區取難民的名單時,遇到了唐鳳梧。

鐘玉心里明明是擔心唐鳳梧的安危,語氣中卻帶著埋怨說: 放著好好的外交官不做,妄想靠三寸不爛之舌,從日本人的屠刀下,救下這些平民?你以為自己是誰?天使,上帝,還是救世主?

畢竟,做外交官比在創建安全區,在人身安全上更有保障。鐘玉心里很擔心唐鳳梧的個人安全問題。

其實,她內心從未放下過唐鳳梧,只不過她在他身上所付出的感情,得到的回報甚微。她不愿意過總是被丈夫忽略的日子,更不愿意重蹈母親的覆轍。她是易鐘玉,寧可高傲的發霉,也不會在感情里委屈自己。

她接受沈彬的求婚,也不過是想迫使自己盡快走出唐鳳梧帶給自己的痛苦。

面對鐘玉的質疑,唐鳳梧坦言自己從沒有放棄過自己的職責,只是在以另外一種方式替百姓做點實事。唐鳳梧說,在「民族大義」這一點上,他和鐘玉是一樣的。

鐘玉再次見到唐鳳梧,內心還是憋著一股氣的,聽到他說自己和她是一類人,條件反射般的立刻反擊,他倆根本不是一類人。

唐鳳梧追問:那你為什麼要幫助神父救人?

鐘玉:因為易興華。

原著中這樣寫道:

因為易興華。他用他的死,將我強行綁在這艘船上,哪怕我討厭臟兮兮的小孩,討厭這座浸在血水和炮聲里的城市,討厭星華發生的不幸,但我必須留到最后。誰讓我是易家的女兒,繼承了父輩的遺志。

易興華當初一心求死時對日本人說: 我的子女擁有的太多,他們縱然不會投敵,但也沒有與之較量的勇氣,如今我死在了你們的槍口下,我的子女們,定然會付出所有與你們較量,這就是我付出生命的意義。

鐘玉為了家族的大義,父親的遺志,死守著這座烽火狼煙的城市,她憑借自己的能力,代替父親為這座城市貢獻自己的力量。

同樣,唐鳳梧建安全區,也是為了心中的「大義」,不過他是為了民族的大義,他有一顆熱氣騰騰的愛國心。

無論是家族大義,還是民族大義,他們的出發點都是一樣的,「憑借自己所有的能量,給予這座城市流離失所的百姓最大的溫暖,帶給他們生還的希望」。

處于風雨飄搖的亂世之中,食不果腹不是最要緊的事情,重新燃起希望才是最要緊的事情。當黑暗籠罩著黎明時,希望就是內心唯一的光亮。

唐鳳梧建議鐘玉留在這里,完成她父親臨死前的遺志。

回頭想想,鐘玉為什麼不喜歡沈彬,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價值觀不同。當沈彬看到鐘玉救濟難民時,不是上前幫助,而是上前阻撓。他覺得,難民太多了,根本救濟不完,他甚至覺得鐘玉這樣做是徒勞,是傻。

婚姻里,不只是需要愛,因為太漫長,所以志同道合太重要了。夫妻兩人就好比共同駕駛了一艘船,如果方向不一致,那麼一定無法到達想要去的地方。中途要麼停船,要麼沉船。

強行囚禁

唐鳳梧強行將鐘玉「囚禁」在了安全區。

原來,唐鳳梧看到了鐘玉手上戴著的婚戒不是自己送的那一枚,他猜到,是沈斌送的。

那一瞬間,唐鳳梧的心情,原著中這樣寫道:

他本來還可以一直堅持下去,希望鐘玉看到自己的真心悔過,回頭找他。但這枚突如其來的訂婚戒指,刺痛了他的心。他必須馬上、立刻表明自己的心意。

兩人因為戒指起了爭執,唐鳳梧以為這是鐘玉在向自己的炫耀,鐘玉回懟到: 唐鳳梧我接受沈彬的這枚戒指,是想讓自己徹底放棄你,也想證明給你看,世上有人比你更懂得珍惜我,更明白我的價值。不過現在,我不這麼想了,雖然我們走不到一起,但我希望你平安,保重!

誰知道,鐘玉剛走出辦公室,卻被唐鳳梧攔腰扛了回去,砰然關上門,直接丟到床上。

唐鳳梧也不甘示弱,將憋在心里許久的話,一吐為快:易鐘玉,我忍你很久了。從那場婚禮開始,整整五年了。你總怪我堅持原則,不把你放在心上。 如果我真的那麼堅持原則,就不會向你求婚,從認識你開始,我的原則就不堪一擊。

唐鳳梧如此精明,怎麼會看不出來,鐘玉當初對他百般討好,不過是和父親賭氣,向鐘秀和黃如瑩示威。

鐘玉當初執意嫁給唐鳳梧,是為了向父親證明,她想要的一切都可以得到。愛情、婚姻、包括唐鳳梧在內。

唐鳳梧早就看穿了這一切,如果他是一個原則第一的人,又豈會默許鐘玉將自己當成利用的籌碼。這不過是他愛她,愿意為之妥協罷了。

當你愛上一個人的時候,你不會去權衡利弊,不會去計算得失,不會去比較優劣,你的心已經先于你的理智做出了選擇,愛本身就是唯一的答案。

當然,易鐘玉利用他是真、愛他也是真。

在唐鳳眼里,鐘玉就是妥妥的商人本色,沒得到他的時候不擇手段,得到了又斤斤計較,為了減少損失,毫不猶豫轉身就走。吝嗇與狡詐,充斥著她的頭腦。

唐鳳梧看到的有關鐘玉身上的底色,易興華早就看出來了。易鐘玉的愛,向來都是需要回報的。

其實,鐘玉之所以在愛情里很看重付出和回報,是因為內心缺乏安全感。為了避免自己在愛情里受到傷害,她常常會把自己的付出和得到的回報放在天平上稱一下。她揣摩、退縮、平衡,不過是不想走母親的老路,那段經歷帶給鐘玉的痛,唐鳳梧不知道。

她是狡詐的商人,可她也是弱小的女人。她不怕付出,但需要更多的回報才能填補童年的那段缺憾。

鐘玉想不到,唐鳳梧居然能將自己看得這麼透徹。她怔了怔,問:你明知道我是這種人,為什麼還要娶我?

唐鳳梧終于說了出來:因為我愛你,明知道你是怎樣的女人,我還是無法自拔地愛你。是,我疏忽了你,可我從來沒有背叛過你。這五年來,我竭力彌補我的過失,做得還不夠嗎? 愛情不能時刻用頭腦和理智去算計得失;婚姻,是忍耐,退讓,是不計較彼此的付出。走到中途,二話不說,甩手就走人,甚至選擇別人,這才是背叛。

鐘玉一直以為,是她更愛他,直到這一刻,她才發現他對她的愛,更深。

原本理直氣壯的鐘玉,被唐鳳梧懟得啞口無言,或許是他將真心攤開在了她的面前,她面對這份真情,一時間竟亂了方寸。一向牙尖嘴利的她,竟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

一番爭執后,唐鳳梧站在門外試圖讓自己平靜,他可是泰山崩于前而不動色的外交官,可面對鐘玉,卻也有氣到炸毛的時候。

鐘玉坐在床上,回想起剛剛在唐鳳梧辦公桌上的雨果詩集中,翻出的那張自己16歲的照片。原來,這五年,他一直將最美好的她帶在身邊,不曾放下過,也不曾丟棄過。

其實,很多時候,生活的瑣碎會遮蔽掉愛情,我們常常以為愛情被生活打敗了,其實愛情一直都在。

唐鳳梧表決心

唐鳳梧將一紙婚書擺在了易家人面前。

原來,五年前易家人在那場慌亂的婚禮結束前匆忙走人時,都忽略了鐘玉當時簽下的那一紙婚書,這是一張具有法律效應的婚書,也就是說,鐘玉在法律上,是唐鳳梧的妻子。如果鐘玉要另嫁他人,必須要先登報同唐鳳梧失婚。

唐鳳梧將這婚書擺在易家眾人面前,并非想要威脅任何人,只不過是想給自己爭取一個機會,她想重新追回鐘玉,原著中這樣寫道:

這五年來,我與鐘玉聚少離多,誤會重重,走到今天這個地步,我要負很大責任。伯父在世的時候,我承諾過他,要一輩子照顧鐘玉,我不想對他食言,也不愿同鐘玉分手收場,所以我想用這份婚書,換一個同她相處的機會。

其實,當你遇到對的人,曾經以為的鴻溝,只要抬起腳,就可以輕松跨越。真遇到那個人的時候,他甚至舍不得你抬腳,會代替你跨出那一步。

唐鳳梧的這份愛,雖然遲到了,但卻不失溫暖。

鐘靈怕唐鳳梧做出什麼出格的事兒,便提醒唐鳳梧,覆水難收,希望唐鳳梧明白這個道理。

黃瑩如作為長輩,也委婉地提出要求,希望唐鳳梧把鐘玉送回來,兩人有什麼矛盾,在家里商量,不要讓家人擔心。

唐鳳梧心知肚明,如果把鐘玉放回易家花園,鐘玉恐怕不會讓自己再登門,自己根本沒有和鐘玉和談的機會。

為了讓易家眾人放心,唐鳳梧當眾承諾: 大姐,世上有覆水難收,也有破鏡重圓,如果我最終沒有這個福分,今后也會當妹妹一樣愛護,請你們信任我。過一陣子,我親自送她回來,她若堅持分手,請你燒掉這份婚書,不應走失婚程序,也就無損鐘玉和易家的聲譽。

其實,唐鳳梧和鐘玉是一類人,都是那種會竭盡全力達到目的的人。唐鳳梧一旦決定的事情,也不會輕易放棄,就像這次追求鐘玉,他一定會破釜沉舟。

看著唐鳳梧拎著自己的皮箱,鐘玉就知道,姐妹叛變了,肯定是唐鳳梧靠他那三寸不爛之舌,說服了家人。

唐鳳梧一副勝利的樣子,洋洋自得說:你家人同意你住在這里了。接著,唐鳳梧一臉正色說:把戒指交出來。 戴著別的男人送的戒指,也無法改變你是唐太太的事實,這一生都不會改變。

唐鳳梧宣誓自己的主權,其實鐘玉內心是有一絲竊喜的,但迫使自己不表露出來。

靜默的夜色里,這片土地上到處都充斥著悲傷與絕望,唐鳳梧和鐘玉對彼此而言,就像是黎明前那束暖光,照耀著對方。

就在鐘玉剛剛睡著不久,一聲巨大的炮響,將她驚醒,看到坐在旁邊的唐鳳梧,她下意識地投進他的懷抱。唐鳳梧用溫柔的聲音撫慰她受到驚嚇的心,卻被她一把推開。她依然傲嬌地不愿妥協。

鐘玉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說:唐鳳梧,我如果真被炸死,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唐鳳梧: 好,你一定要記住,我是你的仇人,仇深似海,刻骨銘心,這輩子別放過,下輩子也要來找我尋仇。

鐘玉不愿意輕易妥協,是因為她害怕自己再次掉進愛情的黑洞里,無法自拔。 畢竟,情深不壽,一輩子中一次邪就夠了。

為了重新找回鐘玉,唐鳳梧能做的,就只有陪伴,在陪伴中證明自己的真心,在陪伴中幫她驅逐曾經的情傷。

因為你掉進了黑暗,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走進黑暗,陪你慢慢走出來。 占有是改變別人,而愛是改變自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