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風渡》顧九思:愿以此身血肉遮風擋雨,護她衣裙無塵鬢角無霜

常冬冬 2022/06/19 檢舉 我要評論

《長風渡》又名 《嫁紈绔》是作者 墨書白寫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說,有讀過 《山河枕》的書粉們也許知道她寫的小說大多數偏家國情懷、兒女情長多一些,而且她書寫的風格基本都很穩定,文筆細膩流暢,細節描寫到位,書中文字情節既煽情又渲染氣氛。

《長風渡》這本書同樣也有著家國大義,兒女情長這方面的感情烘托,文中不僅有小兒女的愛情故事,而且也有家國大義的權謀紛爭。

雖然書中文筆算不上驚艷,但故事情節生動有趣又不失風采,前期劇情多一些歡快與幽默,后期就上升到家國情懷,權謀官場等紛亂戰場。

故事結構巨觀遠大,人物形象極其豐滿,不管是主角還是配角無不全是戀愛腦而且還非常討喜,就連反派人物似乎都讓人討厭不起來,是一部值得被大家追捧的古言小說。

女主柳玉茹乃是布商之女,從小就遭受生母病重、庶母不慈、父親不重視等困境,為了立足生存,她不得已謹小慎微,逼迫自己做了十幾年模范閨秀。柳玉茹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嫁一個如意郎君,也因為這目標一直恪盡職守地做好家中閨女,待到成年之后就能嫁給富家公子葉世安甚至還幻想著與他和和美美地過一輩子。

柳玉茹在還沒遇到顧九思之前,她視葉世安為真命天子,視他為最理想的丈夫,為了能嫁給葉世安,她隱忍本性十多年甚至盡心盡職的在別人面前做好大家閨秀模樣,為的就是能名正言順做上葉夫人的位置。

柳玉茹對這樁婚事是非常期待的,她恨不得立馬就嫁給葉世安,可誰也沒想到她的好朋友劉思雨正在被顧九思的家人上門提親,劉思雨為了不嫁給顧九思,心急之下去找柳玉茹想辦法如何退掉這樁婚事。

顧九思的形象在柳玉茹心中并友好,在與劉思雨交談中說了幾句顧九思的壞話,她說顧九思對妻子的要求很高,還特別討厭遵守繁文縟節的大家閨秀,尤其是那種張口圣人經典的女子,她還說顧九思厭惡那種矯揉造作的女子,尤其是主動靠近他的,他更是討厭。

柳玉茹一本正經地說著顧九思的壞話,殊不知正好被他抓個正著,顧九思為了出這口氣正尋思著如何讓柳玉茹出丑,而他剛好從朋友口中得知柳玉茹即將要嫁給葉世安,于是他便想盡辦法找人盯著柳玉茹的行蹤。

顧九思想不通柳玉茹為何那麼討厭他,竟然柳玉茹那麼討厭他,那麼他更要惡心她。顧九思為了報復柳玉茹當天的惡言惡語,于是不顧眾人眼光向著即將要婚配的女子當眾表白,甚至還虛言假語地說著 「玉茹妹妹,我是喜歡你啊,我是對你一見鐘情,再見傾心,今生今世,非你不娶!」這樣的滑稽之話,原以為這報復是他的得償所愿,殊不知是他的娶妻之路,一句有心之話,結果把自己的前半生單身生活結束于此。

顧九思做夢都沒想到因為自己的一句惡作劇之話最終走向了婚姻的墳墓,父母以他有中意的女子而感到自豪,于是便敲鑼打鼓地上柳家之門提親。之前他的父母就一直給顧九思安排親事,恨不得把兒子嫁出去,如今聽到兒子有心上人了,于是就急急忙忙地向柳家提親,甚至不顧柳家之女已有婚約在身,推銷式的把顧九思的好說得相當完美,而柳家之人又因顧家的家大業大于是轉眼間就把柳玉茹的婚事改成給顧九思。

柳玉茹畢竟是柳家不受寵的嫡女,在利益面前柳家人更是把她的婚約當做交易,原本算計著把柳玉茹嫁給葉世安能安穩受益地過一輩子,結果陰差陽錯把她嫁給了揚州城最一無是處的混世魔王紈绔顧九思。

柳家人不顧柳玉茹嫁與他人,只要能穩固柳家地位和從中獲取利益,他們便不顧柳玉茹是否幸福安康,而柳玉茹更是不滿自己的丈夫是如此紈绔之人,她不僅見過顧九思離經叛道,而且還不求上進,甚至整天出入賭坊不說,還在青樓花天酒地的,更是氣得柳玉茹有種想直接打死他的沖動。

嫁給顧九思算是柳玉茹倒了八輩子的霉,何況現在還栽在顧九思手里算是毀了她這輩子,尤其是嫁過去之后才知道,顧九思也是被逼迫娶她的。柳玉茹更是憤恨顧九思那天的惡作劇說喜歡她,憤恨他把婚約當成兒戲,還一度毀了自己十多年向往的婚姻,她不僅沒有嫁給傾向已久的葉世安,甚至還被迫嫁給了他。

柳玉茹想到此刻簡直是心灰意冷,于是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待了三天,她用三天的時間想明白這件事已成定局,無論如何她都要接受嫁給顧九思的事實,盡管無奈之下,也只能任命于此。柳玉茹當了十多年來的規范名模,如今這大家閨秀的模樣還要來干嘛,嫁給這樣的一個紈绔子弟,還當什麼閨秀,于是柳玉茹在成婚的第三天,便不顧形象地抖著手、提著刀、用盡畢生勇氣上了青樓。

柳玉茹就不信治不了顧九思這樣的紈绔公子,她不僅去青樓砸了顧九思的場子,還當著眾人的面教訓他、激怒他,甚至還揪著同爛醉如泥的顧九思說了一聲 「起來」

柳玉茹這聲 「起來」正是掀起了顧九思這一生的洪荒之力,曾經恣意張揚、不服管束的顧九思整天與他的豬朋狗友出沒賭坊與青樓,還一度認為柳玉茹嫁給他是為了攀附權貴,愛慕虛榮,甚至他還對柳玉茹嗤之以鼻,不屑一顧。

柳玉茹哪管得住顧九思這沒營養的心思,她只認為嫁過去了就必須把日子過好,丈夫既然不求上進,那麼身為妻子就應該管他,于是柳玉茹找了個能她要過上好日子的理由,盡心盡職地督促顧九思學習。

在很早之前柳玉茹就認識顧九思,那時候他們井水不犯河水,也因為在之前的夢里她預知到顧九思的家在不久將來會遭受家破人亡,柳玉茹怕事故來臨之后她與顧九思無人可依,無處所去,竟然她嫁給了顧九思,那麼她就必須督促顧九思成為一個有能力擔當的人。

柳玉茹強迫顧九思學習家中商業,她發現顧九思并不是不學無術,只是懶散愛玩,甚至還愛耍小孩子脾氣,被溺愛長大的顧九思雖然一副紈绔形象,但為人其實并不壞。顧九思生活在富裕的家庭里,而且舅舅還在朝中為官,從未見過世間險惡的他,心思單純,為人誠實,表面上看似紈绔風流,實則內心是有自己的堅守和不能跨越的底線。

顧九思為人誠實卻又有點憨厚,在他的原則里從不仗勢欺人,甚至看到路邊乞丐無家可歸又沒錢吃飯的模樣會觸動了內心,于是便不顧朋友阻攔也要給他們送錢送吃的,人們看到這樣舉動的顧九思都稱揚州城紈绔少爺人傻錢多,看誰都能送錢。

柳玉茹了解到顧九思這一點確實是人傻挺單純的,但又不得不被他這暖心的模樣觸動了心,顧九思雖然很愛玩,性格還那麼放蕩不羈,完完全全是被家中寵壞的孩子,但為人長得帥氣又愛撒嬌,而柳玉茹只是個中人之姿,對顧九思這種逆天的顏值還是會經常被驚艷到,于是柳玉茹一邊督促著顧九思的學習,一邊又忍不住不被他吸引。

柳玉茹是個很有思想的女性,表面看似外柔內剛,實則內心特別隱忍,還喜怒不顯于色,嫁給顧九思以為是這輩子最倒霉的事,殊不知顧九思才是她的最佳良人。一開始她只是無奈接受現實試圖想改變顧九思,卻在相處的過程中發現顧九思其實很優秀,甚至覺得自己配不上顧九思。

自從顧家遭仇人陷害,家中一朝巨變,顧九思不得不一夜成長承擔起家中一切,而柳玉茹為了生計開起胭脂鋪,曾經她就對自己說過不能將命運系之婚姻、系之他人,在預知這一天來臨之時,她就決定跟隨顧母學習經商之道,真實獨立地實現自我價值。

柳玉茹從小就立志要成為一名心懷天下的女強人,她不僅靠自己的力量開起了胭脂鋪,而且在生意上也逐漸得心應手,還幫助顧九思籌謀入仕之途。柔弱嬌小的柳玉茹緊靠自身力量影響著江山格局,給自己一個謀財之路,也給自己丈夫一個堅實的后盾。

顧九思自從家中遇難,他收斂起那副玩世不恭的懶散態度,開始承擔家中生計,后來他從揚州逃亡至滄州經歷生死,換得縣衙小官。顧九思從最低級的捕快做起,為當地百姓除暴安良,掃除黑惡山寨,他做這一切最初只想護家人平安,可到后來他看著嬌弱又堅強的柳玉茹在面臨困苦之處依舊不畏艱辛撐起家中一切生計的時候,顧九思瞬間記起曾經她說的那一句 「起來」是有多麼的堅韌有力量。

即使現在處境有多麼艱難,哪怕他被人碎骨削肉,也要從泥濘中掙扎而起,咬緊牙關也要負重前行,帶她走完這一生。后來顧九思在柳玉茹的支持下立下戰功,之后入京為官后,與志同道合者掃除積弊、輕稅輕徭。顧九思從最初的捕快到后來的守望都,除弊政,修黃河,他查過貪腐、修治水患、懲罰奸人,這些功績都備受皇上器重,盡管顧九思獲取多少榮譽,但在他心里只想做個好官,也只想與柳玉茹一生一世一雙人的過完此生。

而對于柳玉茹而言,前十五年她以為活著是為了找個好男人,然后依附他,以他為先,直到遇見了顧九思,她才明白一個好的男人會讓你知道,你活著,你只是為了你自己,而他更是把你的全部歸入他未來。

他們在這段波折中慢慢地發現彼此的好,也告誡著彼此在若有了喜歡的人就離開,可在危難的時刻,他們都沒有拋棄對方。柳玉茹從一開始嫁顧九思就有想和他好好過日子,在與顧九思接觸這段時間,她發現顧九思至純至善、熾熱真誠的一面,雖然表面紈绔,內心卻有超凡脫俗的想法。

在顧九思的影響下,柳玉茹將以往的思想從一個封建女性中解放出來,她憑借過人的膽識和經商天賦,成就遍布全國的商號和水運網,幫成千上萬的女子安身立命。而顧九思也明白了自己曾經荒唐地陷害柳玉茹錯嫁,從此暗下決心要給柳玉茹幸福,直到愛上柳玉茹的那一刻起,他也會告誡柳玉茹一定要嫁給自己喜歡的人。

在愛情觀上顧九思一直都堅持著一生一世一雙人的婚約戀愛,哪怕在自己愛上柳玉茹之后也很尊重她,不碰她,怕她失去清白后無法回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后來他們倆的事業簡直是步步高升,蒸蒸日上,顧九思步入仕途,柳玉茹開始經商,他們互為彼此的后盾,在事業上不依附也不高攀,在生活上互相扶持,平等的相愛,即使過去那段艱苦的歲月有多辛苦,他們依舊積極勇敢的面向未來任何苦難。

顧九思與柳玉茹這樣的愛情實則令人羨慕,特別是這種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戀愛觀念,放在他們那個年代實則高尚忠貞,特別記得書中顧九思的一句話筆錄: 愿以此身血肉遮風擋雨,護她衣裙無塵,鬢角無霜。這句話真是觸動到我了,簡直大愛顧九思。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