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扭的死黨,《我們的藍調》第12集:恩喜和美蘭的友情未能同步

常冬冬 2022/05/20 檢舉 我要評論

人是奇妙生物體,往往會忽略手到擒來的親情,卻愿意花費大量時間經營友情和愛情,好像那些東西才能帶來閃耀的東西。但很現實的結果就是,親情之外的任何一種感情都需要分寸感,有壁壘,不能肆無忌憚,更不能無度虛耗。親情是無限的包容,反復的包容。其它感情或多或少會帶有期限,會被有意無意折損,會帶來撕不破又不想要的傷害。

李靜恩在《我們的藍調》中飾演的角色比較特別,忙于事業的單身的中年。身材走形,習慣獨立。因生活簡單又有錢,成了浮木般生活不順的同齡人安全島一樣的存在。兄弟姐妹想要她的錢,叔叔大爺想要她的錢,同學朋友陌生人,總將她當作沒有籬笆的院落,隨意開往,隨意取舍。當剛走出初戀帶來的二次打擾,她又迎來了友情的虛耗。

家境一般,容貌一般,便容易在學校遭遇霸凌;恩喜就是這樣。不過,美蘭曾是恩喜在虛榮心很重的青春期一座靠山。家境好,討人喜歡,不顧及他人對恩喜的欺凌,時不時會選擇跳出來給足她面子。生活中,她和恩喜也玩得很好,幫恩喜整蠱家長,擺脫想擺脫的煩擾,像天使一樣。

只是,美蘭有不知分寸的一面,對待恩喜像對待愛姐妹,也像對待寵物,或者是婢女。她會肆無忌憚發脾氣,當眾讓恩喜難堪,消費著恩喜的感情,炫耀恩喜是召之即來揮之即去,永遠不會離開最在乎她的人。這樣看來,她最清楚恩喜的可貴,拿她當可以反復包容自己一切人。

對恩喜來說,美蘭召之即來和揮之即去不是友情,只是公主對婢女的占有欲和感情使用權霸占者,比欺凌她的人更可怕的地方是,那以友情為名的消耗更難讓她扔掉。她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原諒美蘭的過分,真的像奴婢一樣圍著她打轉,給她準備嫁妝,伺候她坐月子。友情在她心里,已經僅剩報答一般的難以擺脫。

恩喜原諒美蘭小時候對自己做過的過分事件,卻不能原諒三年前美蘭對她所做的過分事情。當再次見到美蘭,她又忍不住想到了那件事。三年前,恩喜突然收到美蘭自盡的消息,扔下手頭的事情直奔美蘭家中。在她殫思竭慮地不知所措時,美蘭跳出來,向恩喜并不熟悉的一群人炫耀恩喜對自己多在乎,笑稱她召之即來揮之即去。

美蘭口口聲聲將恩喜稱為死黨,全村的人幾乎都認為她們是死黨;但是恩喜感覺不到任何愉快地東西。她們的關系是別扭的,問題看起來出在美蘭身上。她也許確實認為恩喜的召之即來是表達友誼的方式,而她也一直沒有感覺到自己表達友誼的方式會給恩喜帶來困惑和懷疑。

說到底,是兩個不同家庭的兩個女孩子不同步的友情。恩喜有恩喜的敏感,美蘭有美蘭的大條,她們沒有找到維持這段關系的綜合方式,所以產生不愉快。生活中有像美蘭那樣的人,甚至更壞,純粹利用。如果真的那麼不幸遇到這類朋友,應該比恩喜更勇敢一點,拒絕消耗,那才最愉快;因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稱之為朋友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