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心機凌不疑上線,四字震驚蕭元漪,程少商滿臉尷尬

常冬冬 2022/07/15 檢舉 我要評論

電視劇《星漢燦爛》中,程少商的感情之路頗為曲折,有多段感情。第一段是與樓垚,第二段是與凌不疑,第三段是與袁善見,最終才與凌不疑再牽手。

電影《暗戀橘生淮南》中曾說:「 暗戀,是一個人的兵荒馬亂」。這句話用在凌不疑身上,再合適不過了。因為愛上了程少商,從此患得患失。

凌不疑對程少商一見鐘情

在正旦燈會上,凌不疑初次看清程少商,她姿色出眾,活潑睿智。一眼萬年,她入了凌不疑的眼,醉了凌不疑的心,從此,他再也放不下她。

凌不疑和程少商之前遇到過兩次,凌不疑都沒有看清程她的相貌。

第一次程少商坐在馬車上,為凌不疑指路抓疑犯,他只看到了她的一只手;第二次,凌不疑帶著疑犯來到程府,程少商在欄桿后面看「戲」,凌不疑只看到了隱約的身影。

正旦燈會,凌不疑才真正見到程少商的真面目,對她一見鐘情。凌不疑這樣不輕易動心之人,一旦動心,便如火山爆發,不可抑制。

凌不疑三救程少商

正是因為關注著程少商,所以才在她有危險時第一時間出現。到目前為止,凌不疑共救過程少商三次。

第一次,在正旦燈會,酒樓失火,程少商被人群沖倒,驚慌失措中,凌不疑現身,一個公主抱,把她抱到了安全地帶。

第二次,程少商在萬萋萋家學騎馬,差點從馬上摔下來,又是凌不疑及時出現,救他于危難。

第三次,程少商隨三叔父去驊縣上任的路上,路遇叛軍,差點兒被殺死,危急時刻凌不疑又如同神人般出現,救下程少商他們。

凌不疑對程少商的情意,雖未說出口,卻用實際行動在踐行。可惜,情竇未開的程少商,對男女之情并不敏感,還處于遲鈍狀態,并沒有接收到凌不疑用實際行動發射過來的濃濃愛意。

凌不疑的遺憾

凌不疑不止救過程少商,還有很多情節,凌不疑都在向她發射自己的濃情蜜意,卻都石沉大海,杳無音信。

在汝陽府做客時,程少商和王姈因程姎落水一事打了起來,凌不疑二話不說找來證據,證明是王姈她們冒犯程少商在先。

原本已從萬家告辭準備歸家的凌不疑,看到程少商來到萬家,他以自家府邸未備飯為由,在眾驚訝的目光的目光中,折返萬家。

程少商想為打架一事報仇,凌不疑嘴上不說,卻用實際行動支持并配合她,他拉著袁善見,把眾位小女娘引到危橋上,致使她們落水。這里,知愚宅要批判一下凌不疑,實在是有點兒不紳士。

在驊縣時,因下雨讓程少商坐他的馬車,有意在車里放著程少商從他體內取出的半截箭、曾用過的少商繩。就是為讓程少商看到,從而明白他的情意。

可惜程少商情竇未開,對他有感激之情,卻沒有讀懂凌不疑背后的真情。

凌不疑的種種行為,抵不過樓垚的一句簡單直接的告白。

在樓垚告白之前,凌不疑有很多機會,可惜被他浪費了。他可以直接告白程少商;直接找媒婆到程家提親;或者找皇帝指婚。既然心悅程少商,還等什麼?要先下手為強啊!這點兒正是凌不疑不如樓垚的地方。

樓垚原本有婚約,那時無法向程少商表明自己的情意,他退婚一成功,二話沒說就找程少商告白去了。你可以不接受,但不妨礙我追你,簡單直接高效。

凌不疑沒來及時告白程少商,程少商便有了議親對象,是他最大的遺憾。

心機凌不疑上線

程少商在和樓垚議親,凌不疑不死心。聽聞程少商他們從驊縣歸來,他以公務為由到城門處,把被攔在城外的程家一行人,借用公務之便親自接進城。

在城外時, 心機凌不疑再上線,四字震驚程始蕭元漪,程少商滿臉尷尬,倒是樓垚,并未露出什麼神情。凌不疑說:「程娘子與在下歷經生死,又為在下 寬衣療傷,大家不必這麼見外」。

「寬衣療傷」四字,驚呆眾人。一個是真敢做,一個是真敢說。

凌不疑的行為和話語都是有意為之,他的目的很明確,還在為自己爭取機會。一來向眾人表明自己心悅程少商;二來他希望樓垚介意「寬衣」一事,從而不再和程少商議親。

沒想到樓垚像是沒聽到一般,神情如往常。樓垚和程少商還處在甜蜜期,對方有什麼缺點,都看不到或不愿看到。

倒是程始和蕭元漪震驚之余,終于弄明白一件事,原來凌不疑也心悅自家女兒。

程少商原本很坦蕩,為凌不疑療傷時,一來情急之下,二來周圍還有很多人。但現在被凌不疑三言兩語一描述,未免讓人浮想聯翩,所以她滿臉尷尬。

不過,她還是沒弄懂凌不疑的心意,直到阿父阿母提醒她,凌不疑心悅她,她都不敢相信。程少商是自卑的,認為自己一無是處,運氣又不好,凌不疑不會看上自己,樓垚固然不是最優秀的,但能嫁給他就是自己最大的運氣了。

《星漢燦爛》中,最終程少商是屬于凌不疑的,只不過過程相當曲折罷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