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如屑:應淵君明明喜歡顏淡,為何寧愿受罰也不向她表明?

常冬冬 2022/07/29 檢舉 我要評論

《沉香如屑》電視劇是由歡瑞世紀出品,郭虎 、任海濤執導,楊紫、成毅領銜主演的仙俠劇。該劇改編自蘇寞的同名小說,主要講述了女主「顏淡」與「應淵君」之間的愛情糾葛的故事。

不能「生情」的天規,更像是因咽廢食

在劇中從帝尊的口中得知,應淵君的母親元尊就是因為犯了天規之「情戒」,愛上了上古惡魔修羅族的玄夜后,才生下的他,其母死后,原本帝尊想直接掐死襁褓中的嬰兒一了百了,

可最終帝尊還是不忍下手,留下了應淵并親自培養其長大,所以,他對于應淵從小就非常嚴格,更是將「情戒」二字警醒于其耳畔,更是將其母親作為反面教材時刻提醒,

應淵長大后憑著帝尊地位照拂和他自身練就的本事,當上了別人眼中除帝尊外,已經是「至高無上」及眾人仰慕中的仙界「帝君」,

在他遇上顏淡前,已經在仙界服務了萬年,憑著他的地位、本事、仙貌,期間也不乏有仙女對其傾心,只不過一直沒有誰可以入其眼、動其心而已,狠毒的螢燈仙子算是其中之一。

直到顏淡的出現,才打破了應淵君萬年來一直守著的天規,仙界雖有「情戒」的規定,但是神仙的七情六欲也和凡人并無差別,想要做到并不容易,

只不過上天賦予了神仙們「天下蒼生」的使命,大多只能克己奉公,嚴守天規,控制情欲而已,然而,往往「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有些東西并不是想控制就能控制的,

從應淵對于螢燈仙子告發妙法閣前掌事絲璇一事極為反感來看,在他的內心深處是反對「情戒」這條天規的,

只不過礙于自己「帝君」的頭銜,在明面上遵從罷了,如果有一天應淵可以成為天界權位最高者,相信他一定會改掉這條最不「人道」的規定。

仙界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規定,只不過是因為時常有除仙界外其他外界(如妖、魔界等)居心叵測之人利用感情誘惑仙界之人,騙取信任妄圖攪動六界的平靜,

然而,過于嚴苛地控制和壓抑天然就存在的「七情六欲」,就越是讓人想去反抗和莫名的去向往,并由此被壞人利用而犯下大錯,不能「生情」的天規,有點像因噎廢食的感覺。

一個美夢,讓顏淡徹底墮入情網

霑夷長老用感情蠱惑了妙法閣前掌事絲璇,利用她偷走了九重天最厲害的法器,并挑動魔族內亂,

應淵君親率眾仙應戰,雖然最終取得了勝利,但是除了他外,其余仙君均在戰斗中中了邪神玄襄設下的埋伏而犧牲了,

雖然應淵未戰死,但是卻已中了九尾魔蛇的火毒,在得知其他仙君均遇難的消息后,他認為是自己的責任,于是急火攻心并深入骨髓,已無法治愈、此刻的他可以用萬籟俱灰來形容,

他把自己封鎖在冰冷潮濕的地涯,把自己捆在崑崙樹下贖罪悔過,眼睛也看不見了,帝尊深知他的執拗就對外宣稱其下界散心去了,

后來,被顏淡意外發現他的行蹤后,始終不離不棄,并細心照料,顏淡用錄鳴給她的「曉夢蝶」進入了應淵的夢境,在夢里,顏淡發現他最美的夢,居然是與自己成親,

不僅成親還生下了孩子,一起過起了如「人間煙火」般的小日子,一起手牽手,一起蕩秋千度,相視而笑,一起安然走過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竟是如此地愜意和美好,

如果說之前的顏淡還不能確定應淵的心意,那麼從此夢醒來的顏淡,便深深地陷入與應淵的情網當中,

只不過她這種明白沒有和應淵同步,因為應淵并不知道夢里的顏淡是真實的,所以,醒來的應淵嘴上還是不承認他早已心悅于她,

在這樣的情形之下,再加上姐姐芷昔被螢燈仙子利用后使壞,逐漸加深了她對于應淵的誤解,讓她無法自拔并主動說出自己已犯下「情戒」縱身跳下「了無橋」,想就此了卻此生。

應淵君為何不表明心意,寧愿受罰?

顏淡縱身一躍,讓應淵措手不及,原本他已經向火德元帥要了「免罪天書」,原本他已經安排好接下來的一切,可以讓顏淡不受「天刑台」之苦,

可是,「情根深種」的顏淡在面對應淵「無情」的言語時就已經萬念俱灰,她已不再期許將來。

雖然應淵也跳下了「了無橋」,但是他也只能把顏淡安全送到「夜忘川」,因為,他帝君的身份并不允許他過于任性和草率,他和顏淡不同,顏淡只是一位小仙,他的肩上是有責任的,

在「夜忘川」的應淵還是說出了絕情的話,是因為顏淡目前的狀況已經不能回到天庭,只要讓她斷了念想,才能助她盡快走出「夜忘川」進入凡間,重獲新生,

其實,帝尊看到從「夜忘川」回歸的應淵就已經不想罰他了,只是讓他回去閉門思過,誰知應淵并不領情,自覺到「天刑台」受冰鉆之苦,

他只有瘋狂地折磨自己的身體,才能緩解自己對于顏淡的愧疚之感,雖然他的心性和顏淡一樣,向往著不羈、自由的生活,但是他的身份卻不允許他完全放下所有,

俗話說,有多大的能耐,就有多大的責任,雖然現在天地間已經被帝尊改為三界(天界、魔界、人界),

三界也暫時太平,但是,很難說哪天那些專門喜歡「作妖」的神會不會卷土重來,而像應淵君這樣特殊身份之仙,不僅很難置身事外,還得發揮出自己的作用和責任。

總之,應淵君之所以情愿受罰,也沒有向心愛的顏淡表明心意,有三點原因:

一、是芷昔的冒名頂替讓他左右為難,他深知顏淡不愿意傷害姐姐所以不會輕易揭穿,再加上如果顏淡已生情愫必會被加重處罰;

二、顏淡的縱身一躍讓他無法預測讓他措手不及,并來不及安排妥善身后之事;

三、是他特殊的身份不允許他任性和草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