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解放日記》關在牢籠里的狗,具子敬的自我馴化之路

常冬冬 2022/05/20 檢舉 我要評論

在鄉村的小路旁,一只流浪野狗被捕進了籠子里,具子敬開著車路過,一路奔向首爾。

1.

時間稍微往前回溯,具子敬和廉美貞去干農活的路上,說過這樣一段話。

馴養的羊,會舍不得吃掉。這對于在農村長大,見慣了各種動物尸體的廉美貞而言,其區別在于,相處久了,會產生感情。

而更早的談話中,兩人談到:如果一開始就知道會吃掉,那麼就不會給家畜起名字。反過來,如果給對方起了名字,飼主大概就很難下狠心,決定吃掉它。

因此,名字很重要。在人們的認知中,名字所蘊含的獨特性,能夠更容易建立情感的映射關系。就像是農村里的羊,大概都是沒名字的。但是貓呀狗呀,基本上都會有名字,而且不出意外,它們都能活到「壽終正寢」的那天。

關于羊的談話,其實很能反映具子敬與廉美貞的相處。很長的時間里,具子敬從來沒有向廉美貞和她的家人,告知過自己的名字,對方只稱呼他為「具氏」。這代表著彼此的聯系很薄弱。

但具子敬喜歡廉美貞,希望她能「馴化」自己,給自己一個名字。這意味著雙方正逐漸變得親密起來。

順便提一句,廉美貞曾經猜過具氏的名字,而且還猜對了。

2.

說起具子敬和廉家的關系,大概就是風箏與放風箏的人的關系。因為具子敬的過去是一個迷,一旦他選擇消失,再換個號碼,彼此就只能相忘于江湖了。只不過,無論是具子敬,還是廉家(主要是小女兒和父親),雙方都想拉近聯系。

在最新的劇情里,廉家的父親廉在浩,把更多的工作細節告訴了具子敬。不論是干活的工藝,還是收付款的注意事項。

除此之外,廉在浩在飯桌上招待具子敬的熟人時,他看到對方手腕上價值不菲的表,所流露出的在意的眼神非常明顯。

這自然是擔心具子敬會選擇離開,擔心他有更好的謀生路子,而放棄這份辛苦的水槽廠工作。

而擔心最終變為了事實。只不過,廉在浩在交付最后一筆工錢之前,并沒有因為失落而說出一些挖苦的話,他只是鄭重地許諾:想回來,隨時都能回來。

3.

其實,當申社長來找具子敬的時候,如果他想回去,簡單地點頭就好。而且一旦回去,馬上就能夠和他的前女友哥哥分庭抗禮,甚至強壓一頭。

但具子敬也清楚,如果回去,就意味著對抗,意味著自己將會變成申會長飼養的獵犬。要用的時候放出來,不用的時候就關在籠子里,輕易不得脫身。

這一點,具子敬其實和小路旁的那群野狗很像。不依靠別人的時候,自由、不親近人,和他剛來到廉家時一樣。等到他選擇回到首爾,過原來的生活時,他其實是在選擇,鉆進無形的牢籠。

在具子敬離開之前,他和野狗之間,還有這樣一段情節。

他扛著遮陽傘,來到野狗所在的空地,然后把傘立了起來。在他做這番動作的時候,那群野狗罕見地沒有嚎叫,而是乖坐在一旁。

傘的作用,無非是遮陽避雨。但對于暴露在田野上的那群野狗而言,傘的幫助很大,能提供難得的容身之處。

這是人與野狗走出對峙后的第一步,或許之后,具子敬還會在傘下放個碗,偶爾再放點吃的。慢慢地,把這群野狗重新馴服。

這與他拒絕回去的建議一樣,是馴化中關鍵的一步。他選擇繼續待下去,自然會一步步地把水槽廠的工作全部攬下來,自己接活,按照自己的步調工作。下班之后去車站接女友廉美貞,再一起開著車回家。

當這樣的日子重復地多了,具子敬會慢慢地習慣了水槽廠的工作,習慣了廉家一家人的存在,更習慣了廉美貞的陪伴。這就是一個多方參與下的馴化過程,具子敬最終將融入新生活,融入他所期待的生活。

只是,生活又一次沒能順遂人意。具子敬本打算幫著朋友把白社長打倒,以絕后患。可結果卻是對方逃了出來,而且還揚言,馬上就會去報復他。

具子敬為了不連累廉家,只能選擇離開。而田野里,遮陽傘被掀翻,野狗被抓進了牢籠。野狗的馴化自此失敗,具子敬的自我馴化也宣告無疾而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