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溫暖看見歧視,《奇怪的律師禹英雨》第3集:鯨魚和企鵝

常冬冬 2022/07/07 檢舉 我要評論

人類有自己的正常標準,超越標準會被定位為天才,低于標準會被定義為傻瓜。這個標準帶來極端的認知,或把人當神一般敬仰,或把人當原罪備胎使用。樸恩彬主演的《奇怪的律師禹英雨》是這個標準中的例外,歸類在傻瓜群體中靠上的位置。歸根究柢還是當她是低于正常人認識的精神耗弱者,不適合被當作正常人對待的一類。

第3集濃墨重筆,講講禹英雨和一般自閉癥患者的不同以及正常人對自閉癥患者的看法。每集一個案件,每個案件收獲也不相同。自閉癥律師禹英雨任職汪洋律師所,迎來家門紅,用自己非同一般的能力打贏了兩場官司,讓同事們的態度從好奇和抵觸變成了憐愛與尊重。不過,那只是一小部分不得已了解發現她閃光點后的改變,大多人仍舊不能正常看待她更不能認真看待自閉癥群體。

新的案件發生,案件的復雜之處在于犯罪嫌疑人是一名無法表達自己想法的自閉癥患者。跟禹英雨不同,他像大多數自閉癥患者那樣,智商停留在牙牙學語階段,沒有什麼特長,不會表達,仿佛沒有情感,是家里的負擔。他因捶打倒地不起的哥哥致死案成了犯罪嫌疑人,面臨殺人犯的刑罰,其父母希望能以自閉癥的理由為他脫罪。

汪洋律師所的眼鏡老大得知情況特意叫禹英雨加入,認為自閉癥患者之間有更好的溝通方式。意外的是,即便是自閉癥患者面對自閉更嚴重的患者,也很難找到溝通竅門。那孩子即使面臨殺人指控,也活在更深遠的自己的世界里,在被詢問案發情況時,仍舊會表現出恐懼和暴躁的情緒,情況很糟。

從自閉癥患者語言表達特征和尸檢結果,禹英雨判斷自閉癥嫌疑人更像施救者而不是施暴者。觀察到嫌疑人喜歡企鵝的聲音,喜歡說唱,禹英雨戴著眼鏡老大和女同事耍寶表演,用企鵝嫌疑人的方式試圖讓他開口。努力半天,企鵝嫌疑人雖然開口,說出來的東西也僅僅是毫無用處的只言片語。

禹英雨只能更俊浩(姜泰伍飾演)前往死者房間調查。從書架后一段繩結和一年前的日記本發現,死者早有自盡傾向,這能側面證明自閉癥嫌疑人的動機不是殺人。只是,其父母不是很愿意公開大兒子自盡的死因,只想讓小兒子能以自閉癥患者之名脫罪即可;汪洋律師團只能以此為辯論點為自閉癥嫌疑人辯護。

輿論很熱,不滿于以自閉癥為嫌疑人開罪,檢方律師也抓住這一點不放,甚至當庭拿禹英雨為例攻擊汪洋律師團的觀點。眼看辯論失敗,死者父親也只能同意公開大兒子自盡的可能原因以保住小兒子的清白;不過,為了不讓對方大做文章,只能委屈一直賣力的禹英雨回避。這讓積極工作的禹英雨很受打擊,她理解,但是她也難過。

她是鯨魚女孩,她的世界充滿她喜歡的東西,鯨魚的故事是全部。但是由于比一般自閉癥患者更專注,她多少能夠感知到生活和工作中泄露到自己世界的人情冷暖。感覺到爸爸的孤獨所以希望他結婚,感覺到俊浩的耐心所以想傾訴,感覺到企鵝弟弟的善良想要保護,感覺到別人的歧視也就想逃避。她辭職了,沮喪又安靜。自閉癥的世界有鯨魚女孩,有企鵝弟弟,活在自己的世界,除了更善良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