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升滄海》落水事件,凌不疑瘋起來有多嚇人

常冬冬 2022/08/01 檢舉 我要評論

《月升滄海》的大部分劇情是在皇宮里展開,程少商和凌不疑訂婚,遭到了很多人的眼紅,她一個人在宮里無依無靠,經常被人不好對待。

當然,這只是有些人的自以為是的看法。

她靠山可大著呢,惹她就是作ㄙ。

水中事件就很好的說明了這個問題。

皇后壽誕前夕,五公主編排了一支舞蹈作為賀禮,她的七八個伴舞的小姐妹跟著住進了宮里,在庭院里,假裝不小心把程少商推下了池塘。

「喲,我在外面常聽人夸這位程娘子有才能又賢淑,說的天上有地上無的,今日怎麼做了水鴨子了呀……」

「我看長的也不怎麼樣,定是會巴結,喂喂,你倒是說兩句好話,我們高興了,就拉你上來啊……」

「我們還是將她拉上來吧,若是出了事,我們擔當不起啊。」

「少廢話,適才那一腳不是你勾的嗎?」

秋末冬初,池水寒冷,她們也不知道程少商會不會水,看到程少商在水里還算鎮靜,居然還拿她取樂,實在惡劣。

不過是覺得有五公主撐腰法不責眾,最多是挨一頓訓罷了。

結果卻是讓她們悔不當初。

程少商自己游上岸,冷冷看了她們一眼,一言不發就走了。

她誰也沒有告訴,一來馬上皇后壽宴了,她不想惹皇后不痛快,二來她和凌不疑正在鬧別扭,不過也許就算不鬧別扭也不會說的。

翟媼擔心她不趁現在的狼狽樣趕緊說,以后那些小女娘必定要抵賴。

程少商卻說,要的就是她們抵賴。

翟媼又勸她告訴凌不疑。

少商說,其實一點也不氣他,也是不能服軟,不是不能哄他高興,可是哄人能哄一輩子嗎?夫妻哪能這麼做。

她自己的仇自己報。

皇后壽宴過后,程少商設計機關,往那些小女娘身上灑了幾盆糞水。

少商這個機關設置的很巧妙,若只將糞桶放在門梁上,那只能灑到一二人,是以她將數個糞桶設在青藤回廊上,回廊一端是那幾個小女娘的住處,一端是一扇柴扉小門。她用門栓將柴扉小門頂住,最先到達的小女娘推門不開,就吆喝其他女孩過來幫忙,直到幾個女孩都過來一齊使力推門,才將柴扉推開。而此時觸動機關,糞水從天而降,如灑甘霖。

這是個惡作劇,沒傷她們一分一毫,但這銷魂的味道得好幾日才退。

事后五公主怒氣沖沖找上門來,大罵程少商。

程少商幽幽問了一句,為何就認定是我呢?

「因為她們前日將你……」推湖中——五公主生生咬住嘴唇,若她真說了出來,程少商非但無罪,說不得母后還要治那些小女娘的罪。

少商似笑非笑的看著公主:「殿下,我與那幾位女公子近日無仇往日無冤,好端端的,我為何要去害她們呢。總不能因為我清晨去過瓏園,您就一口認定是我干的,這可不能叫人信服啊!」

這還不算完,凌不疑此時才知道她們將少商推落湖中,氣憤的責問少商為什麼不告訴他。

「我我,我……」那會兒他們正在吵架啊,而且她已想好復仇辦法了啊,「不是什麼大事啊,我也沒傷到啊,哈哈……」

凌不疑深深的看著她,目光森冷而狂亂,夾雜著憤怒與失望,然后緩緩放開攥著女孩的手掌。少商捧著自己的小臂,心頭涌起一股害怕。

這時皇帝皇后也知道此事了,說把那些小女娘父兄的官職功祿都撤了就是,沒官職的就罰錢抵數。

這就是至尊夫妻,這就是權利。

這些小女孩的父兄可能掙扎拼搏幾十年才有現在的地位,輕描淡寫就讓這些不知輕重的小女孩兒作沒了,半生奮斗化為虛無。

還沒完呢,此時凌不疑帶著那日的目擊者五皇子,把八個小女孩的父兄家主都狠ㄉㄚ了一頓,按照他一絲不茍的嚴謹作風,每人都斷一手一足。

住得近的直接上門,遠點的寫了帖子去請,來了就關門上手。

這效率,這瘋勁兒,真是太帶感了。

其中有一家是在御史台當差,當天還在當值,別人都攔著,可凌不疑哪能聽勸,直接干上了御史台,當著幾位大人的面,將人拖出來照例斷了一手一足。

然后事情就有點大了。

畢竟不是什麼大街的,凌不疑進去就干,可就惹著那些御史老爺們了。

然后凌不疑就被文帝罰了杖責。

相差兩丈的距離,少商被按壓在地上,只能眼睜睜看著凌不疑,可他一聲都不喊,只是倔強的咬著淡紅的嘴唇,高昂的額頭落下一滴滴的汗水,面龐蒼白的猶如白紙。

她忽然生出一股從未有過的奇異憤怒。她覺得這男人是她的,頭顱軀體四肢都是她的,她自己都舍不得ㄉㄚ舍不得罵,憑什麼來受這番罪?!

這場杖責,其實是一場計,給御史台的夫子們看,重點是給程少商看,文帝的手段可厲害著呢,這場大戲咱們下回分說。

然后是五公主,她的十五六個面首全被ㄕㄚ了,以前的管事侍從全都不見了,換上的是一群陌生嚴肅猶如木雕般的看守。

帝后還發話不許她再出門游樂,要在宮媼看管下,在家讀書奉德,修身養性——簡而言之,她被關在公主府中了。

其實所有人都漏掉了一個人,駱濟通,她在害程少商的一系列事件中都有出手,只是藏得很深。

落水事件之后她提前遠嫁,也有避禍的原因,當然后來還是被凌不疑看透了。

這就是此次事件的始末了,瘋批凌不疑的做法你覺得如何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