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五公主將少商推入湖后,三皇子頭被砸,凌不疑卻樂瘋了

常冬冬 2022/08/02 檢舉 我要評論

電視劇《星漢燦爛》最新的預告中,五公主在眾目睽睽之下,將少商推入湖中,在駱濟通提醒,繼續下去會出人命時,還大言不慚地說: 「這是上哪兒不死人,一條人命而已,算什麼大事?」

這說明她是故意少商要置少商于死地,并且還理直氣壯地認為,她的所作所為,會得到皇后的保護和皇帝的諒解,畢竟自己的父母怎麼可能為了一個大臣之女的死,就要治自己女兒的死罪呢?

與電視劇相比,原著中的五公主可是更加陰險歹毒,驕縱跋扈。

五公主借皇后壽宴想除掉少商

五公主也曾經妄想要嫁給凌不疑,可凌不疑根本不拿正眼看她,把她當空氣。當她得知凌不疑要娶少商時,暴跳如雷,便想方設法地要拆散他們。

剛好自己的母后壽宴,是一個絕佳的契機。她以為自己「天衣無縫」的計謀,既能夠離間少商和凌不疑二人,還能夠讓少商身敗名裂,失去帝后二人的信任,甚至喪命。

首先從與自己交好的大臣之女中,挑幾個小姐妹出來給皇后獻舞,然后借她們之手各種為難少商。原著中,推少商入湖,五公主并沒有自己動手。

而是那幾個獻舞的大臣之女,將少商的丫鬟支開,然后將她推入湖中。幾個小姐妹見少商會游泳還十分淡定,竟然還往湖中扔石頭,最后還是少商自己游到了湖對面脫身。

五公主真正做的事情是:首先教唆兩個小姐妹,在皇后面前一唱一和,冤枉凌不疑侵犯了其中一個小姐妹,好離間少商對凌不疑的信任,說不定還能毀了兩人的婚事。

結果少商反而像個好奇的吃瓜群眾一樣,冷靜又理智地分析了當時的情況,那個受「侵害」的小姐妹反而自己露出了馬腳,對當時事發的全過程,無法自圓其說。

在一旁一直沒有出聲的凌不疑,看這小姐妹戲演得差不多了。然后吩咐人將五皇子帶了上來,看五皇子那樣子,眾人自然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原來「侵犯」小姐妹的那個人是五皇子,兩人早就認識了,并且小姐妹不是被迫的,而是自愿的。五公主設計凌不疑「侵犯」大臣之女的陷害,不攻自破。

五公主在幕后氣得直跺腳,更加想要除掉少商這個眼中釘,于是聯合駱濟通策劃了更大的陰謀。

皇后壽宴的第二天,那個被「侵害」的小姐妹就死了。原來是五公主找人偷了,少商平時用的發簪,她自己暗中用那根發簪,殺死了那小姐妹,然后故意留下發簪嫁禍給少商。

并且為了坐實少商殺人,駱濟通還派她的貼身侍婢春笤,將少商引到事發之地,準備讓少商有口難言。

幸好少商機警,看出了春笤的不對勁,在去的路上故意找了個借口,將她暫時支開,想趁機逃走。

結果又在路上碰上了嘴碎的五皇子。少商靈機一動,在不明真相以前,干脆將五皇子也拉下馬。這樣就算真的有陰謀,五皇子說不定是最好的證人。

所以 她故意將五皇子推入湖中,然后又巧舌如簧和五皇子達成協議,在眾人面前把「少商將五皇子推下水」,說成「五皇子不小心落水,被少商美救英雄」。又在眾目睽睽之下,帶著全身濕透的五皇子去皇后宮中換衣服。

果然,第二天五公主就跳出來,冤枉少商殺人。五皇子在眾人面前把「美救英雄」的故事又說了一遍,少商那個時候正在救人,根本沒有殺人的時間,五公主陷害少商又失敗。

更可怕的是,事情真相大白后,五公主還大言不慚: 「我終究是父皇的女兒,總不成母后為了這點事就要治我的罪吧!只是死了個區區小吏之女!難道父皇還會讓我償命不成?」

五公主犯了大錯,不知悔改就算了,還視人命如草芥。她的計謀也是錯漏百出,可是那又如何,她認為這回犯罪沒成功,可以下次再來。反正皇帝,皇后不會真的責罰她。

可惜她的想法大錯特錯了。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何況只是天子的女兒。

圈地,謊報人丁,逃稅,欺上瞞下,殺人嫁禍,不仁不孝,且毫無悔改之心,皇帝再不可能包庇她,數罪并罰,五公主被圈禁在公主府中了,除非她嫁出去,否則再也不可能離開公主府。

少商向參與者潑金汁(糞)反擊

五公主是罪有應得了,可是推少商入湖那群大臣之女,還好好地在外面耀武揚威。少商這種有仇必報的性格,怎麼可能讓她們如此得意。

所以在皇后壽宴當天晚上,少商就神不知鬼不覺地在那幾個,囂張跋扈的大臣之女的房梁上,放上了幾桶金汁(糞),等他們第二天睡醒之后一開門,就全部被金汁洗禮,場面那叫一個酸爽。

等幾個大臣之女到皇后面前告狀,結果卻被五皇子當著所有人的面,揭發她們推少商下水的事實,因為當時五皇子也在場,把事情的經過看了個一清二楚。這下少商所做之事事出有因,加上看在凌不疑的份上,皇帝和皇后自然不會處罰少商。

凌不疑沖冠一怒為紅顏

少商自己給自己報了仇,可是凌不疑卻在一旁氣得要死。一方面,因為少商被欺負了,自己居然不知情;另一方面,面對這樣的事情,少商寧愿自己解決,也不來尋求自己的幫助,凌不疑覺得自己太不被少商信任和依靠了。

他生氣地朝少商怒吼: 「她們推你落水時,并不知道你會游水,你怎麼知道她們只是玩鬧還是存心致你于死地……就算事后我能給你報仇,可你還活的過來嗎?你不讓我派人跟著你,事后也不告訴我,在你心中,我究竟算什麼。」

少商無力辯解,凌不疑氣得把那些大臣之女的父兄全打了,并且是五皇子親自帶他去「認的臉」。本來這也不是什麼大事,皇帝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也不會計較。

可最后一位大臣,當時正在御史台上班,凌不疑當著所有御史台大人的面把人給打了。這下事就鬧大了。

皇帝「一氣之下」要將凌不疑流放,趕來求情的少商知道后,也要跟著凌不疑一起流放。

皇帝「很滿意」,于是改讓凌不疑寫悔過書,外加痛打五十大板就算了。而這五十大板的執行人,正是三皇子。

五皇子在一旁看熱鬧,有些幸災樂禍。皇帝本來就看不慣五皇子做的那些風流韻事,加上還是他帶著凌不疑去認的這些大臣,當即下令給五皇子也來十大板。

少商聽到命令后一下子就懵了,因為她自己被她母親打過十大板,知道那種痛的感受。她立刻跑出去大罵三皇子,甚至慌得用石子打了三皇子的頭。

三皇子很冤枉啊,他不過是和皇帝聯合在少商面前演一場戲,好試探少商對凌不疑的感情。

看著被打得一聲不吭的凌不疑,少商忍不住大哭起來: 「你們別打他了,打我好了,別打了,別打了!對不起,對不起,我以后再不和你吵架了,我和你吵架,你就去挨打,你腦顱有病啊,這得治!」

凌不疑其實一直在試探,少商到底喜不喜歡自己。這下他總算是如愿以償了,表面上疼得不行,實際上內心可是歡樂得很。

怕是連五公主自己都沒想到,她對少商這一系列的陷害,反而成了加深少商和凌不疑感情的試金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