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升滄海:凌不疑為何再三告誡少商遠離東宮,用意很深但無法言明

常冬冬 2022/08/01 檢舉 我要評論

在《月升滄海》最新的劇情中,程少商入宮被三公主欺負,太子妃仗義出手維護,為人也沒有架子,程少商就對她很有好感。

但隨后趕來的凌不疑卻再三告誡,說宮中事務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人心善惡也并非一眼能分辨,一旦牽涉權勢利益,就是另一番樣子了,讓少商不要和東宮走得太近。

東宮是是非之地,凌不疑不希望少商卷入其中,還提到了雁回塔事件,欲言又止,這是為什麼呢?

1、 太子妃不是好人。

表面上,太子妃做事得體,柔柔弱弱,被人說一句眼眶能紅兩天,其實籌謀算計,心思陰狠。

程少商在皇帝面前狀告王姈,致使皇帝斥責王姈言行無狀讓王家將她遠嫁(原著里)。

這事兒可大可小,王姈后來入宮,開口就罵程少商告狀的事情。

可是當時在場只有皇帝皇后、凌不疑程少商,還有太子太子妃六個人。

皇帝也沒提是因為程少商告狀,怎麼王家就知道了呢。

其實是太子妃傳的話,轉手就把程少商賣了。

有次太子妃和五公主起了口舌爭執,互相揭短對方圈地,田地的來歷都不干凈。

太子妃委屈說太子用錢多花費大,其實太子怎會缺錢,有食邑有礦產,就差金山銀山了,太子妃還不知足。

她又當眾揭五公主的短,說她隱丁逃稅等等。

這事兒就更大了,可是她當眾說這些更不妥,畢竟人家是帝后的親女兒啊,本來吃的就是爺娘飯,不像她吃的老公飯,還私自在外面胡搞。

她不止一次跑到皇后那里搬弄是非。

小心眼愛計較,不是個太子妃應有的做派。

她娘家人在都城為非作歹,讓人拿住了很多話頭,用來為難太子,都是凌不疑給他們夫婦周全過去的。

最氣人的是,太子當年有位紅顏知己白月光,為了不悔幼時婚約才娶的太子妃,這位白月光就另嫁他人了。

太子妃小人心腸,十年來假借太子的名義給白月光送禮,還送些枕頭之類的親密之物,給人家夫婦添堵,害這位白月光被人渣老公家暴了十年,又不得不忍氣吞聲。

心思真是歹毒。

帝后也后悔這個兒媳娶得不好,只是多年前給太子訂親時,皇帝的小朝廷還朝不保夕,需要拉攏地方望族的勢力,就定下了太子妃的家族。

后來事業節節高升,太子之后的皇子們,擇偶范圍都比皇兄高出好幾個檔次,所娶之人不論家世、相貌、才干、心胸都要強過太子妃。

后來太子實在難堪大任,被廢為王,太子妃皇后夢碎,還被夫君厭棄,結局也算解氣了。

2、太子難堪大任,凌不疑站隊三皇子。

凌不疑是宣皇后養大的,太子是宣皇后所出。

表面上兩人走得很近,大家都以為凌不疑是太子的人,凌不疑也一再維護太子,替他周全辦事。

實際上凌不疑暗地里早已站隊三皇子,雁回塔密謀廢掉太子其實就有他在場,只是沒有說話,讓程少商誤以為他也是從外面趕來的。

程少商聽太子妃提到落水事件,說凌不疑幼時落水,太子舍命把他救起來。

其實好笑的很,凌不疑當時是在練憋氣。

他確實落水被救過,而那個救他的人是三皇子。

三皇子此人很有才干,太子能被一群儒生為難的滿頭大汗,他卻殺伐果決,能駕馭群臣。

太子妃做錯了事,哭哭啼啼求情幾句,太子就心軟,一再縱容太子妃和她親族。

而三皇子在這方面可是個狠人。

他有個得寵的姬妾,其父兄仗著她身懷有孕,欺壓百姓強取豪奪,三皇子知道后,一怒之下將寵姬的父兄捉到廷尉府嚴加審訊,最后二死三流放,家產盡沒。

那寵姬得知后當夜就自盡了,腹中孩子自然也沒有保住。

為了這事兒,皇帝特意給三皇子安排講經博士,讓他修心養性。

皇帝和太子是一路性情。

三皇子和凌不疑是一路性情。

新朝開辟,根基不穩,需要的是三皇子這樣的儲君,而不是太子那樣柔善的。

后來東宮屢屢出事,難當大任。皇后自請被廢,三皇子的生母越妃成為皇后,三皇子也成為太子,凌不疑也是他所倚重的重臣。

這就是凌不疑告誡程少商和東宮保持距離的深意了。


用戶評論